快捷搜索:

新加坡市的画廊组织和巴黎的画廊缔盟,生存空

作者: w88优德官网  发布:2019-08-31

迷茫和守望:中国画廊业在严冬中继续降温

作者按:不独是艺术界,中国社会一直以来有一种言论不断蔓延,一遇到问题就呼吁政府出台政策,寻求有关部门来管理。比如艺术市场有赝品了就要求政府设立部门来统一鉴定,价格出现泡沫了就呼吁找个权威机构来统一定价……这是个极端错误的逻辑。我也在呼吁,但我呼吁政府别什么都管,管的越少越好。比如文化部,全世界没几个国家设立文化部的。在欧洲只有法国设立了文化部,管的事可多了,主要是为整理、研究、光大法兰西伟大的经典文化传统服务,所以法国人总是带有不可理喻的骄傲,法国人认为全世界的人都应该欣赏这种法兰西式的骄傲。太缅怀过去的伟大历史就会在现实中停滞不前,以至于法国在当代艺术领域的成绩乏善可陈,我一时都想不起来哪个法国当代艺术家在国际上有影响力。所以不好的制度是可以毁掉一个国家的文化发展。画廊业是呵护人类思想史发生的重要行业,在自由市场经济下,甚至是人类思想史发生的温床。从这个角度,对画廊业的呵护不独是商业行为,更是对人类思想史发生、发展的温存。

图片 1

我们常听到的福建和浙江的商人有联盟的习惯,而其他地区企业间联盟在中国向来缺少传统,特别是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大都市。画廊集中的城市恰恰是北京和上海,所以一直以来,中国的画廊之间大多没什么往来,各干各的,即使在同一个艺术区,相互间的了解也只是来自坊间传闻。与画廊业不同的是,中国的拍卖行倒是靠的很近,起码保利、匡时、嘉德等几家走的很近,互有竞争却也各有特色,当然还有一些鲜为人知的原因,他们之间还时不时的相互抬轿子相互吹捧吆喝,共同制造市场繁荣的虚幻景象和七彩缤纷的价格泡沫。

2012年,“中国画廊只有7%赢利”的消息在微博上被不停的转发,这样的消息刺痛了众多画廊业主的心。当时我对这个数据来源和采样表示疑问,首先我们无法界定什么样的经营标准能被称之为画廊,至少在工商管理局注册时没有画廊这一经营类别;其二是对经营业绩的调研通道,是通过业主询问还是纳税查询不得而知。因为在中国艺术品市场中,真正能做到按实际缴税的企业非常少,多数的私人购藏也不需要开具发票,而需要开具发票的装饰工程实际运作实体通常并不是我们所指的画廊。

  南方收藏眼

或许是艺术品一级市场太冷,导致画廊业抱团取暖的欲望变强,2011年9月,北京成立了“北京画廊协会”,这是北京市民政部门批准成立的市级协会。据称北京画廊协会的成立为同业送来的第一份见面礼,就是成功呼吁政府将艺术品税收的关税从原来的12%调至6%(2012年试行一年)。所以北京画廊协会是有意义的,它让整个行业获得了实际利益。行业协会的职责就是要将行业中的企业进行抱团联合,形成一股力量,为行业的共同利益和发展空间向社会各界呼吁。同时在中国特殊的政治及国情下,也能发挥集体人脉,创建沟通途径,让政策制定者能了解画廊业面临的困难和实际需求。从目前看,北京画廊协会成立以来的一系列举措都有着积极的意义,比如“画廊周”、“画廊经理人培训”等等。

但即使如此,这个7%的数据也足以凉透了大家的心,因为假如这个数据是真实的,那么这个所谓的“画廊业”应该瞬间消失,至少它缺乏存活的社会基础和经济基础。抛开那些形形色色的画店不谈,多数的画廊业主依靠的是对艺术的热爱和痴迷,而回报他们的却是行业性的整体亏损,那么这个国家只能是文化弱国乃至文化盲国。

  “通过重组资源和抱团取暖的方式把4家艺术馆组织起来,是我们这些新画廊合力‘当冬’的一种办法。”12月20日,熹艺术馆负责人周论向南方日报记者坦承,产业结盟可以让小画廊变得更有力量,从而在上游的艺术家群体和下游的收藏家群体当中获得更多的关注。

而上海拼凑出的“画廊联盟”实在是拿不上台面,典型的上海泡饭,菜叶都舍不得放一根。不过是一个艺术区将将园区内七家画廊租户约好同一天举办一个画展开幕式,就结束了,事后都难得回忆一次,太没劲了!

我在研究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时候,最幽默的是市场数据的采样和统计。不同来源的数据可谓天壤之别,比如2011年中国艺术品交易总额,我统计的结果是1400亿,而西沐口吐莲花报了3600亿。于是看起来我像“微博”,西沐则更像“新闻联播”。(注:为了让数据相对统一,下面我使用2012年6月《芭莎艺术》针对全国200家画廊的调研,其中收回有效问卷130份,问卷是对2011年7月1日到2012年6月30日期间画廊动向的调查。这个数据的价值在于被调查的对象基本符合我们对画廊的基本要求,同时达到调查采样的有效数量。)

  日前,没有高调的宣传,也没有任何豪情壮志的宣言,一家由广东省文联收藏家会所、熹艺术馆、871艺术馆和“棉花糖·艺术 ”4家艺术品经营机构发起、起名为“艺藏社”的画廊联盟在广州“悄悄”成立。据业内人士透露,这或是继北京、上海、江苏和山东以后,广东成立的首家真正意义上的画廊产业联盟。

在调查的200家画廊中,超过70%是在2006年以后成立的,即中国当代艺术市场逐渐走向高潮的时候才进入市场的。而2000年以前成立并活下来的当代艺术画廊不到15%。从2008年开始,因金融海啸导致艺术品市场由盛而衰,北京许多画廊停业倒闭,为了降低成本一些画廊开始撤离798,画廊的坚守者开始寻找更便宜的地方继续自己的未尽事业。到了2012年,798里的画廊几乎都是新面孔。然而798的租金并不因为艺术品市场的衰退而降价,价格反而越来越高。能承受较高租金的业态是时尚商店、餐饮娱乐。这些和艺术无关的业态大举入侵昔日的艺术区,此时的798已经沦为商业区和旅游观光区。

  广东是最早在全国提出成立“画廊协会”的地区,然而,自多年前广州地区11家画廊发起成立行业组织的计划夭折后,业内再无人牵头做这件事。艺藏社的诞生,被视为这个产业出现的一种局部的尝试。 ●南方日报记者 冯善书

中国画廊业在规模上处于初级阶段,属于微型企业。根据调查,62%的画廊职员数为5-10名;4%的画廊职员数为20名以上。这与大多数画廊成立时间短,在团队建设和运营管理上尚处于摸索阶段。

  1。•焦点

画廊最大的经营成本来自对空间的租赁,展线是画廊的生命线。通过调研,15%的画廊面积在200平米以下;40%的画廊面积在200-499平米;20%的画廊面积为500-999平米;25%的画廊面积达到1000平米以上;7%的画廊面积达到2000平米以上。这个数据令人吃惊,而在画廊业历史比中国大陆长的多的香港、台湾和日本,小面积经营的画廊比重偏高,造成这种局面的根本原因仍然是中国画廊处于粗狂式的初级阶段。展示空间的高昂租金成为画廊生存的巨大压力,所以如何在严冬进行开源节流既是重要的生存策略,也是画廊走向成熟的表现。

  如何抱团

我一直以来不遗余力地呼吁社会各界要尊重艺术品一级市场,支持举步维艰的画廊业,原因在于中国的画廊业不仅是一个卖艺术品的商业机构,更是一个对公众进行美学和艺术普及教育的“非盈利组织”,这一点非常可贵,事实上这一工作应该由基金会支持的艺术中心和美术馆系统担当。同样,中国画廊还肩负起将中国当代艺术向国际输出、展示、文化交流的重要工作。造成这种职能错位的局面不是画廊主动抢位,而是政府的严重缺位。国家政府在向海外输出文化的过程中,国家资源被类似范增这类国粹派、表面顺从听话的文联美协画院学院把持和忽悠,花钱无数却丢尽中国人的脸。比如范增之流几十年来霸占文化部海外文化交流中心的资源,频频在海外展出,每次画展只是邀请社区老人和华人学生拼凑参观人数,而在海外版中文报纸上却老脸皮厚地吹嘘展览取得轰动效应等等。实际上直到今天,中国官方的文化输出仍然未能进入西方的主流社会,仍然是自个抱着自个的臭脚丫啃的津津有味,真是让纳税人痛心不已。

  在即将结束的2015年,许多画廊业同仁或许能够感同身受的是,这一年来,艺术品市场遭遇量价齐跌的悲惨局面。在经营成本飙涨和需求疲软的双重压力下,传 统画廊的日子是越来越不好过了。广东省收藏家协会副主席何文发此前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就曾经透露过,其身边许多经营艺术品的朋友都表示,今年的生意 少了不止一半。尤其是下半年以来,整个行业似乎已经进入更寒冷的冬天,一些实力不强的画廊,在销售阻滞的情况下,为了及时止损,已经陆续做出停业、歇业或 转移阵地的决定。

而根据调查,在2011年7月1日到2012年6月30日期间,有95家画廊安排4-8次在海外进行展览合作和文化交流。另据不完全统计,2011年在海外进行展览合作和交流次数在12-15次的画廊,比例达到8%。作为艺术盛会的国内外艺术博览会,中国画廊参与的越来越多,有82.9%的画廊在2011年7月1日到2012年6月30日参加国内外大型艺术品博览会。其中参加次数在3-5次的画廊数量达到44%,参加5次以上的画廊数量达到17%。甚至,许多画廊将海外市场的拓展作为未来发展的重点。

  “艺藏社的发起和成立,其实就是在这种大形势下,我们4家新画廊整合彼此在人脉、硬件和渠道等方面的资源优势,抱团取暖,一起抵抗产业寒冬的一种方式。”周论是这家新诞生的画廊联盟的发起人,目前也被其他3家成员机构公认为他们的带头人。

从国家政策现状上看,中国画廊处于孤军奋战的局面,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海外,不仅没有获得国家的支持,还要承担比其他国家和地区高到离谱的税收。所以支持中国画廊业屹立不倒的是为艺术痴狂的热情,虽然现实很骨感,但理想很丰满!

  曾经在广州艺博会工作的周论,虽然拥有多年艺术品推广和经营的经验,然而,其真正开始独立运营一家画廊,还是从2012年创建熹艺术馆开始。熹艺术馆位于 珠江南岸的琶醍文化创意艺术区,凭借着前期在艺博会工作积累起来的人脉,周论这几年把主要注意力集中在中青年艺术家群体身上,努力推动南北艺术圈的交流, 由于策划到位、推广有力,很快就在广州这个艺术品市场和画廊发育最早的区域做得风生水起。

从行业的整体上看,中国艺术品一级市场的赢利能力并不强,至少从投资回报率上看。画廊占用空间的面积和单位平方米创造的经济效益,远远低于大多数商业业态,同时画廊能提供的就业人数和能贡献的税收都很少……这些都是不受政府重视的致命伤。即使从全球艺术品市场总量来看,也无法和其它任何一种普通商品相提并论,就足见艺术品是一个小众市场,无法形成较大规模的市场效应和号召力。

  “与熹艺术馆一样,其他3家合作机构也属于年轻的画廊。”艺藏社的另一位发起人、广东省文联艺术馆收藏家会所的负责人李端信告诉记者,同为这个行业的新 军,这些画廊的负责人显然更容易理解彼此的资源、能力和处境,因此,当一个人提出抱团的想法后,马上就获得了其他人的积极响应,从而在结盟的方式和方向方 面一拍即合。

然而艺术行业并不因为创造经济效益有限而不重要,相反,艺术事业从诞生之初就不是为了产生经济效益的。艺术事业是温存人类精神世界的巢穴;艺术事业是激发人类创造力的源泉;艺术事业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原生动力。一直以来,艺术家被社会供养,直到印象派以后,艺术家的生存方式转为通过直接买卖作品得以延续。即便如此,在欧洲和西方各国都有大量的基金会和非盈利组织为艺术家提供艺术创作的资金支持和相关帮助。虽然艺术界总有天价神话出现,但是大家知道,幸运儿从来都只是少数,更多的艺术家仍然需要帮助。同样人们也需要这些数量众多但并不出名的艺术家为大家提供形式丰富的精神食粮,而不仅仅是它们的价格。

  艺藏社可以理解是一个松散的经营组织,目前甚至还没有像一些行业协会那样进行注册登记。“目前我们已经在做的就是,把大家手头的场地资源、艺术家资源和收 藏家资源整合起来。只要是有一方在推的艺术家,其他成员单位也会在自己经营的展厅里边一起推。对于艺术家来说,只要与其中任何一家签约,就等于是与我们所 有成员单位建立了合作关系。”周论透露,目前艺藏社的成员虽然只有4家,未来肯定还会发展更多有共同价值观和执行力的同道者进来,“如果对方也是跟我们一 样有独立的经营场所和展厅的,我们可以免费让他们进来;如果没有展厅,但同样有结盟的需求,我们也欢迎他们缴纳一定的会员费后,与我们一起抱团。”

所以从艺术的本意上看,今天的中国政府提出的文化产业大发展,唯利是图的政策,显然背离了文化艺术本意。从长远上看,这将是对文化艺术又一次致命的伤害。

  在广州的业内人士看来,12月上旬的广州艺博会,是艺藏社首次集体亮相。“实际上,在此之前,我们在岑圣权、何昌林、邱健彬、姚涯屏、谢争杰、杜杰等艺术 家的包装运营上,已经有过多次的合作。”周论说,虽然没有公开发表过什么宣言,也没有高调的宣传,但是,熟悉他们的人都知道,艺藏社不是虚有其名的,而是 一个非常务实而有用的联盟。

兵败京城,韩国画廊整体撤离中国

  2。•焦点

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离不开诸多外籍人士热心的帮助和推动。提到外资画廊,大家总是首先想到由澳大利亚人布朗.华莱士创办,成立于1991年的北京红门画廊,和瑞士人劳伦斯于1996年成立于上海的香格纳画廊。这些外籍画廊成立时,中国还没有艺术市场的气息,但他们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推动却是非常重要的力量,在上世纪90年代,甚至担当了中国当代艺术在海内外的代言人。

  为何落后

伴随着中国当代艺术的升温,2005年以后外资画廊开始逐渐进入中国市场,他们首选地是北京。2005年常青画廊进驻798;2007年11月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在798举办开馆展;2008年佩斯画廊进驻798。从2007年开始,韩国画廊阿拉里奥画廊、阿特赛帝画廊、昌阿特画廊扎堆进入中国……显然,外资画廊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推动功不可没。首先对国外优秀艺术家展览的引进有着重要的贡献。其次是将中国艺术家推向海外不遗余力。从某种意义上,今天中国当代艺术能和国际艺术界接轨的重要原因应该首先感谢这些外资画廊的倾情投入。另外,这些外资画廊不仅为中国带来了艺术,更让中国画廊从业者有机会近距离学习国际画廊的经营理念和工作方法。

  事实上,在周论等人发起首家画廊联盟之前,广东一直被公认为是全家最早提出要成立画廊协会的地区。

虽然现在,他们中的大部分选择了离开。特别是韩国画廊,几乎在中国全部折戟成沙。当然,我们不能简单地把一家企业的撤离完全归咎于中国市场的种种不端。比如号称全球最大的阿拉里奥画廊,早在2012年以前,就关掉了纽约和首尔江北区的分部,加上2012年底关掉北京分部,至此阿拉里奥在全球的画廊布局已经萎缩至一家了。从个案上分析,阿拉里奥的撤退是企业内部的调整乃至进入休眠期。但是韩国画廊整体性的撤离中国,除了可以推想韩国经济进一步深陷泥潭的可能性之外,我们不得不反思中国的艺术品市场,到底是不是一场黄粱美梦亦或是水中捞月?

  大概七八年前,广州地区11家画廊(华艺廊、鲁逸堂、三彩画廊、汇豪社、渔歌晚唱、宝珍堂、金雅轩、如意画廊、原子空间、艺海堂、朱子画院)曾经共议准备 发起成立广东省首家画廊协会。当时被多家发起单位准备推举为会长的华艺廊总经理张向东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很遗憾的是,后来在制定具体成立方案时, 大家没有在一些技术性的问题上达成共识,最终导致计划流产,一桩好事就这样泡汤了。据了解,当时由广东省民政厅社会民间组织管理局的红头文件与公告已经发 出,也花费了一段时间把政府要求的60家注册过画廊代表“凑齐”,各方的会费也已经交了,只差没有开动员大会宣布成立。

韩国画廊撤离后,国内艺术媒体和业界同仁纷纷表达自己的看法,我总结出有两种主流观点,其一是韩国画廊在中国水土不服,没有本土化,还是清一色的以韩国人经营为主。所以引进的韩国艺术家不受中国藏家待见,而合作的中国艺术家也迟迟不见效益;其二是外资画廊运作成本太高,包括关税、租金、人员、展览成本等等。

  数年后,虽然业内有一些画廊再次提出要重启筹备工作,但是,因为前一次的“不欢而散”,后来再没有发起人愿意出来牵头做这件事。

我对这两种观点并不完全认同,我把外资画廊在中国的失败归结于另外两点,其一是中国艺术品市场国际化程度极低,导致外资画廊的国际化资源优势在中国失效,比如他们代理的国际艺术家在中国无法获得市场垂青。这个问题是双向的,中国艺术家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并不像中国人自己想象的那么大那么火,实际上中国艺术家在海外市场特别狭窄小,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十个艺术家在海外有些知名度。显然,这些艺术家根本养不活这些外籍画廊。而中国艺术家也有很多机会选择不同的画廊,比如阿拉里奥画廊,曾经代理方力钧、岳敏君、曾梵志、王广义、张晓刚、隋建国等中国艺术家,很快岳敏君和张晓刚投奔了佩斯画廊,曾梵志签约了高古轩……这些转变说明,在艺术家资源有限的时候,国际化的整合营销能力非常重要,显然,佩斯、高古轩等西方主流画廊在国际化资源整合方面远胜于韩国画廊。

  这些年,北京、上海、山东、河南和安徽等地均陆续成立了画廊协会,唯独广东的画廊协会还在等待有识之士来重新发起。2009年,曾有媒体报道过,有艺术品经营机构发起在广东成立了首家画廊商会,然而,不知什么原因,这家机构并没有成为一家在行业内部较为活跃的组织。

韩国本土的艺术市场并不发达,所以造成韩国画廊在国际上影响力并不强盛。而类似佩斯和高古轩在国际艺术品重镇的纽约和伦敦,都有长时间的耕耘,建立了良好的客户基础,所以他们的抗风险能力自然强盛的多。

  据雅昌艺术网统计,广东当前的艺术品市场份额虽占全国不到的3%,但是画廊业的发展却已经有近30年的历史,是全国艺术品市场和经营发育最早的地区之一, 然而,由于种种原因,在后来的前进过程很快落后于北京、上海和山东等地。业内流传的一种说法是,广东艺术品市场结构不完善,一级市场经营主体画廊发育不成 熟、散乱而不成气候。从数量上来看,北京目前拥有的画廊数量在2000家以上,而上海也在1000家以上,广东起步这么早,目前却只有六七八百家。

从目前的中国国情看,想把国际大牌艺术家的作品大量引进中国,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这个过程可能要5-10年。所以外资画廊若想在中国成功,其前提是以经营中国本土艺术家为主,并将中国艺术家推向国际。从中国社会传统基因上分析,中国只能是一个“艺术输出国”,因为中国传统习惯的内核是拒绝他国文化,除非被狠狠地暴揍一顿!

  “尤其是经过这几年的不断洗牌后,广东地区留下来的大画廊比以前更少了,以前的散乱格局不但没有改变,反而更加明显了。整个画廊业,都是一些单打独斗的小经营机构,资源有限、实力不强,一遇到行业不景气的大环境下,马上就面临被淘汰的风险。”何文发表示。

另外要看清中国艺术品市场是一个投资性和投机性市场,不同于传统的以艺术爱好为主的收藏市场,这是一个重要的转变。我们不能单纯地责备中国人没文化热衷投机炒作,实际上当前全球艺术品市场都弥漫着投资和投机的气氛,不独是中国如此。我们不能依靠想象,片面地把西方和欧洲艺术品市场想象成一个纯洁的、对艺术无限痴迷的、为艺术不计成本、不计回报的热爱和收藏。实际上传统的收藏观念在今天倍受挑战,至少人类已经回不到从前那个单纯的境界了。从经济发展的角度,特别是以美国为首的金融市场越来越强大,艺术品市场再也无法淡定和独善其身。我们必须接受一个现实:艺术品在以往收藏的所有属性的基础上,还要加上投资的概念,即强调投资回报的理财功能,至少我们要能够证明,一件优秀的艺术品升值速度是如何跑赢通胀率的!否则,收藏家意识到自己的藏品将要不断贬值的情况下,“热爱艺术”这个信念将是多么的脆弱,多么的不堪一击!

  艺藏社画廊联盟的成立,被业内视为一种局部的尝试。目前虽然小,但贵在务实,可以为将来成立区域画廊协会积累经验。

然而不幸的是,当艺术品经销商开始理解艺术品投资的理念时,中国的国情却不堪入目,通货膨胀率和民间资金使用成本高居不下,再加上拍卖行艺术品换手交易费高达15%,关税等税收高达23%。如果再加上飞涨的房租,高企的人员工资和展览费用!无论从数字上计算还是从经济学的模型上推演,即使一件艺术品价格翻数倍也是亏损,甚至翻2-3倍也见不到利润(因为很多成本项是按比例协同增长的)。如果你想获得利润,你就要采用非常手段将多个成本项隐藏掉,这意味着做着正经生意的你被迫走向了法律的边界。这种尴尬的局面当然不是外资画廊能适应的。

  3。•焦点

这就是我一直说的,在中国每一个赚钱的企业和个人都被迫成为灰色,只有罪犯才能获利。

  如何突围

北京的画廊协会和上海的画廊联盟

  对于广东画廊业的生存状况,南方文交所今年春主办过一次广州画廊行业的高端对话。

我们常听到的福建和浙江的商人有联盟的习惯,而其他地区企业间联盟在中国向来缺少传统,特别是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大都市。画廊集中的城市恰恰是北京和上海,所以一直以来,中国的画廊之间大多没什么往来,各干各的,即使在同一个艺术区,相互间的了解也只是来自坊间传闻。与画廊业不同的是,中国的拍卖行倒是靠的很近,起码保利、匡时、嘉德等几家走的很近,互有竞争却也各有特色,当然还有一些鲜为人知的原因,他们之间还时不时的相互抬轿子相互吹捧吆喝,共同制造市场繁荣的虚幻景象和七彩缤纷的价格泡沫。

  在该次对话中,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当前画廊业发展面临诸多问题,其中最突出的是艺术品市场中一、二级市场倒挂的畸形状况。画廊作为艺术品的一级市场,承担 艺术家培育、市场定价等重要功能,而拍卖公司等二级市场参与者则主要针对高端艺术精品。在我国,拍卖公司在艺术品市场中较为强势,不仅经营高端艺术精品, 甚至涉及很多未经市场定价的青年艺术家作品,严重挤压了画廊的生存空间。

或许是艺术品一级市场太冷,导致画廊业抱团取暖的欲望变强,2011年9月,北京成立了“北京画廊协会”,这是北京市民政部门批准成立的市级协会。据称北京画廊协会的成立为同业送来的第一份见面礼,就是成功呼吁政府将艺术品税收的关税从原来的12%调至6%(2012年试行一年)。所以北京画廊协会是有意义的,它让整个行业获得了实际利益。行业协会的职责就是要将行业中的企业进行抱团联合,形成一股力量,为行业的共同利益和发展空间向社会各界呼吁。同时在中国特殊的政治及国情下,也能发挥集体人脉,创建沟通途径,让政策制定者能了解画廊业面临的困难和实际需求。从目前看,北京画廊协会成立以来的一系列举措都有着积极的意义,比如“画廊周”、“画廊经理人培训”等等。

  知名学者西沐对画廊业的处境有过深入的分析:从外部因素看,国内艺术品一级市场面临的大环境不是很理想,相关的政策法规还有待健全;从内部因素看,国内的画廊起步较晚,有代表性的大型画廊很少,运作机制和行业规范都不成熟,市场尚没有建立起对画廊的信任。

而上海拼凑出的“画廊联盟”实在是拿不上台面,典型的上海泡饭,菜叶都舍不得放一根。不过是一个艺术区将将园区内七家画廊租户约好同一天举办一个画展开幕式,就结束了,事后都难得回忆一次,太没劲了!

  “整个画廊业现在基本上是一个恶性循环的状态。”何文发则坦承,市场上的弱势地位,导致画廊的生存能力和效益越来越差,效益不好,艺术家对画廊的依赖性和 重视程度又会越来越低,反过来又会削弱画廊对资源的集聚能力。现在,有影响力的艺术家基本上都直接进入市场,与画廊公开抢饭碗。开画廊,要承担高额的租金 成本和运营费用,在价格上自然不可能有优势。如果艺术家与画廊搞低价竞争,画廊根本没得做。就算没有拍卖行来插足一级市场,画廊也很难有所作为,只能在低 利润、高风险的中青年板块去竞争。

结语:最坏的年代和最好的年代

  张向东此前也指出,广州本土画廊缺乏共识、买卖家急功近利的现状也极大地阻碍了画廊行业的发展,再加上画廊的发展全凭个人的眼光、财力与自我完善中的经营方式,这些都成为制约广东地区画廊发展速度的现实因素。

从各国艺术品市场发展的历史看,在艺术品市场逐渐形成时,都是二级市场先开始火爆。随着市场的逐渐成熟,画廊业度过了初级阶段,培养了专业人才和积累了客户资源。于是市场份额发生显著变化,一二级市场的比例会改善至1:1,甚至二级市场占40%左右才更为合理。这一过程和特征在新兴经济体和金砖国家都很相似。所以在2011年中国艺术品交易量荣登世界第一,2012年中国内地拍卖业绩腰斩之时……我渴望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对于画廊业而言!

  “在内部组织起来,把分散的资源重新整合,是当前画廊业提升自身竞争力的必由之路,必须结束单兵作战、恶性竞争的散乱差格局。”《中国书画收藏投资行情》杂志总编辑、中国收藏鉴赏家协会秘书长王彪对南方日报记者表示。

在这种情况下,我呼吁画廊从业者要借助画廊协会、业界同仁共同提升执业水准和服务质量。高品质在健康的市场环境下意味着高知名度和高回报,而画廊经营者的执业素养是决定画廊品质的先决条件。

  业内人士认为,像艺藏社那样,几家画廊联合起来推广一个艺术家,只是结盟的一种最原始、也最简单的方式。从长远来看,更大的组织优势和前景应该体现在建立 平台,对整个地区的行业发挥资源主导优势。譬如,上海经营当代艺术的7家大画廊:艺博画廊、圣菱画廊、华氏画廊、红桥画廊、视平线艺术、奥赛画廊和红坊文 化,他们前几年成立的“画廊联盟”,就通过定期组织举办各类艺术展览、创作孵化等探索与创新商业模式,打造具有竞争力及国际化艺术交易平台。在当前艺术市 场经历大幅度调整的背景下,如果一级市场的经营主体能够集结起来,以画廊联盟的形式介入一些地区的文化创意园区的建设,推动画廊产业的集中化、规范化和规 模化发展,必能对整个区域市场的发展带来正面影响。

或许经营一间画廊的门槛很低,和很多行业一样,把一件简单的事情持续的坚持下去就变得很不简单。对一个能坚持5年乃至10年的画廊,我们要向他们致敬!

本文由www.w88985.com发布于w88优德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新加坡市的画廊组织和巴黎的画廊缔盟,生存空

关键词: www.w88985.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