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Jobs留给大家的,Jobs传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19-05-04

奥德赛

奥德赛是「荷马史诗」中的英雄。在特洛伊一战之后,奥德赛开始了长达10余年的漂泊生涯,历经无数劫难才返回家乡。斯卡利在赶走了乔布斯之后,写过一本名为《奥德赛》的书,将自己从百事到苹果的十余年历程比做漂泊中的英雄奥德赛。

其实,在苹果的历任CEO中,斯卡利非但不是最糟糕的,反而在能力和成绩上比斯科特等人高出一大截。一位苹果前副总裁在接受我们采访时,是这样评价斯卡利的:「他是一位出色的CEO。在斯卡利的领导下,苹果公司的销售额从几亿美元增长到了百亿美元,斯卡利的营销天赋也带动了Macintosh电脑的销售。但是,斯卡利不擅长预测产业趋势,也不擅长在纷繁复杂的局面下,快速作出果断的决策。同时,他身边的高管素质参差不齐,这说明他选人的眼光并不太准。」

无疑,斯卡利是苹果历任CEO中争议最大的一位,这仅仅是因为,他没有处理好自己和创始人乔布斯之间的关系,逼得乔布斯不得不选择出走的道路。

乔布斯热爱苹果,也曾尊重和敬佩马库拉与斯卡利。在乔布斯眼里,马库拉就像一位经常给予自己呵护的长者,而斯卡利就像一个循循善诱的导师,可这些,都已经是记忆中的事情了。现在,斯卡利成了敌人,马库拉则成了敌人的庇护者。乔布斯恨他们,恨董事会,恨那些不理解自己的中高层经理们。他亲手创建的公司抛弃了他,他曾经信任的人抛弃了他,他只能选择离开。

1996年,在一次采访中,乔布斯对记者说:「斯卡利毁掉了一切。」

世事难料。谁又能想到,被斯卡利和董事会抛弃的乔布斯历尽艰辛,在外漂泊12年后,竟能阴差阳错地被苹果用收购的方式请回公司?谁又能预测到,回归后的乔布斯竟然成为了一名称职的CEO,并真正挽狂澜于既倒,将苹果打造成为世界第一科技企业,实现了自己毕生的理想?

和斯卡利在百事和苹果的经历相比,乔布斯在离开苹果后12年里的大起大落才真正称得上千难万险,才真正是像奥德赛一样的生命漂泊!也许,只有乔布斯才最有资格把自己的自传命名为《奥德赛》!

许多年后,回忆起当年的往事,鬓发皆白的斯卡利感慨万千。他动情地说:

「也许,当年赶走乔布斯是一个错误。也许,他应该来当CEO,而我应该去当董事会主席。这些事情,都应该在形势恶化前,预先作出安排。如果我们当时有一个更好的董事会,也许事情就不会发展到那个地步。后来,当我自己也无法继续担任CEO时,我又犯了第二个错误,没有把乔布斯请回来当CEO。那时,我应该对他说:『嗨,我想回家了。这仍然是你的公司,让我们找一种方式,使你可以回来管理你的公司。』可是,我没有那样做,我不知道为什么。」

许多年后,有记者问乔布斯,如果当年留在苹果担任CEO的是乔布斯而不是斯卡利,会有什么不同?乔布斯是这样回答的:

「很多年来,苹果追求的是让每个人都拥有电脑,追求的是个人电脑的革命,追求的是产品和用户体验。有人教导我说,如果你可以掌控公司的最高层面──包括你的客户、你的产品和你的战略──那么,所有其他底层的细节都自然会纲举目张,有条不紊。如果你只注意底层细节而忘掉了其他的东西,你就会因为一叶障目而最终碰壁。在苹果,从斯卡利开始,人们失去了对最高层面的掌控。因为他们的目的变得越来越现实,从产品和客户驱动,变成了利润驱动。最最重要的一点是,公司的价值观改变了,从制造世界上最好的电脑,变成了赚最多的钱。」

「那么,你仍然会说,是斯卡利毁了苹果?」记者问乔布斯。

「是的,他的确毁了苹果。」乔布斯说。

都结束了

销售下滑,业绩不佳,让苹果内部积压的矛盾接二连三地暴露出来。乔布斯的草率粗暴和越权管理也成为许多中、高层经理发泄不满的对象。

在一次经理会上,许多中层经理对公司的现状表达了不满。有一个经理威胁要辞职,他当着大家的面说:「到底是谁在管理这家公司?如果是斯卡利,那为什么乔布斯总是跑过来,对我们指手画脚?」

斯卡利给每个经理一张纸和一支笔,让他们画出他们心中公司的样子。测试的结果让人伤心。有人画了斯卡利和乔布斯在抢着驾驶同一条船。另一个人画的是乔布斯面前摆着两顶帽子──董事会主席和Macintosh团队总经理,乔布斯必须从两顶帽子中选一顶。

斯卡利不得不几次三番地对乔布斯说:「如果你继续什么人都管,什么事都过问,我们就没法共事了。你应该集中精力在Macintosh的事务上。」

与此同时,Macintosh部门的几个人也跑来抱怨,乔布斯在部门内乱指挥。乔布斯最早希望Macintosh部门不超过100人。但现在Macintosh团队已经成了几百人的臃肿机构,再也没有了当初的高效率。乔布斯朝令夕改的老毛病在臃肿的团队中显得尤为突出,让许多人无所适从。

每次斯卡利把这些抱怨反映给乔布斯时,乔布斯总是说:「别担心,镇静。我知道我们在做什么。相信我,这是正确的道路。」

「可员工并不认同这是正确的道路呀。」斯卡利说。

乔布斯轻蔑地说:「他们不懂。」

公司的形势越糟糕,乔布斯就越活跃。乔布斯甚至跟别人说,目前只有他才是拯救公司的惟一人选。斯卡利觉得,自己和乔布斯之间意见一致的地方越来越少,乔布斯已经不再适合管理Macintosh团队了。

斯卡利找到乔布斯,对他说:「没有人像我这样崇拜你的才华和远见。我不惜改变了我的职业生涯来和你一起工作,史蒂夫。但现在这种境况的确不行。如果你不想办法改进,管理层就必须去作出改变。在过去两年里,我们相互间成了最好的朋友。但我对你目前管理Macintosh部门的方式彻底失去了信心。

乔布斯露出惊愕的表情:「是吗?好吧。那你能多花一点时间,配合我一起工作吗?」

的确,斯卡利最近几个月,跟乔布斯一起工作的时间没有那么多,也没有太多时间指导和培养乔布斯的管理能力。但这与目前的现状无关。斯卡利现在最头疼的是,如何尽快消除乔布斯对公司内部管理秩序的干扰。

斯卡利说:「我想让你知道的是,我打算把这件事告诉董事会。我打算建议董事会,让你从管理Macintosh部门的位置上退下来。在通知董事会之前,我想让你提前知道这件事。」

乔布斯惊呆了,他看着斯卡利说:「我真的不敢相信,你竟然想这么做。」

斯卡利说:「是的,我想这么做。我觉得你应该集中精力在董事会主席的职务上,同时关注未来的新技术、新产品。我们必须解决Macintosh部门存在的问题。」

乔布斯被激怒了。他从座位上跳起来,踱着步子。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挑衅。

他怒气冲冲地说:「如果你这么做了,你会毁掉整个公司。我是惟一充分理解这家公司的制造和运营的人,我不认为,你已经懂得了所有的一切。」

斯卡利说:「你走得太远了,偏离了一个日常管理者应该做的。如果我继续纵容你,我们将不会有任何新产品发布,我们也不会再取得任何成功。」

曾经的「活力二人组」之间,再也找不到共同语言了。乔布斯不敢相信,为什么几个月前还是配合得天衣无缝的好搭档,几个月后,就成了无法共存的对立者。

1985年4月10日,斯卡利在预先得到马库拉支持的情况下,把乔布斯的问题提给了董事会。斯卡利对董事们说:「我正在劝说乔布斯放弃Macintosh部门总经理的职务。如果你们支持我,我会对今后公司的运营负一切责任。如果不支持我,我们将很难扭转困局,也许,不久你们就要去找一个新CEO来接替我了。」

斯卡利已经做好了被董事会解雇的准备。他进一步向董事会解释说:「在现在这个二人同时执掌权力,乔布斯兼有董事会主席和Macintosh部门总经理双重身份的时候,做事情真的很难。乔布斯必须接受,斯卡利才是CEO,才是公司的管理者。」

斯卡利建议由法国人让-路易·卡西(Jean-Louis Gassée)来接替乔布斯管理Macintosh部门。

董事会会议从下午6点开到晚上9点半,又在第二天晚上9点继续,一直到第三天凌晨3点半为止。董事们分别和斯卡利及乔布斯谈话,试图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

最终,尝试调解失败的董事会集体站在了斯卡利一边,决定免去乔布斯Macintosh部门总经理的职位,由卡西接任,但保留乔布斯董事会主席的头衔。董事会同时授权斯卡利去执行这一任免计划。

会后,马库拉给斯卡利打电话,提醒他说:「你知道,乔布斯绝不会服气。他不会接受这个改变的。应该有人找乔布斯聊一聊。我担心,乔布斯真的不会接受这个事实。」

和马库拉的预测一致,乔布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一直处于暴怒和狂躁的状态。他非常激动地跟同事说:「我不相信发生的一切。我不相信。为什么?为什么斯卡利这么对我?我不相信他竟然这么对我。他背叛了我。我不会原谅他。」

几天后,冷静了一些的乔布斯找到斯卡利,提出了一项和解计划:「为什么不能让我保留现在的职位?如果保留我Macintosh总经理的职位,那么,我会承诺不再插手公司事务,给你管理公司留出足够的空间。其实,我只是想要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斯卡利拒绝了乔布斯。他觉得,事已至此,没有回头路了。

5月初,乔布斯再次找到斯卡利说:「我想你真的乱了阵脚。你在第一年真的很棒,所有事情都非常完美。但发生了一些事。我没法说清楚发生了什么,但肯定是发生在1984年年底。我想我知道苹果必须做什么,可我们没有按我的想法去做,我对此非常失望。」

斯卡利仍然保持了足够的耐心,他对乔布斯说:「史蒂夫,让我们坐下来好好想想。我想,我没有花时间好好指导和约束你,这是我的失误。你没有按时推出Macintosh Office,也没有真正听取市场的反馈,看看用户真想要的是什么。你不接受别人关于兼容IBM PC的建议。也许,你根本不相信这些,但目前市场上,IBM PC的份额的确比苹果多很多。」

「嗯,你的分析听上去很精辟。」乔布斯揶揄道,「请你来当CEO的时候,我让你看了公司的情况。如果我不是一个好的管理者,那么棒的Macintosh电脑又是怎么设计出来的?如果你是一个好的管理者,那么,目前的库存积压情况又是怎么造成的?」

斯卡利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5月23日夜里,斯卡利正在收拾行李,准备第二天即将开始的中国之行。他要在那里会见中国副总理,探讨苹果电脑在中国教育市场的应用前景。卡西打电话告诉斯卡利:「你最好取消旅行计划。因为你必须注意到,目前公司正有一股势力想要赶走你。」

「你说什么?」斯卡利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也不清楚所有细节,但我建议你最好别去中国。乔布斯显然很生你的气,他正在串联很多人,计划着什么。我猜,他们想趁你在中国时,说服董事会解雇你。」

斯卡利不得不取消了中国之行。他决定在第二天的高层管理者会议上,正面质询乔布斯的挑衅。

5月24日上午9点,除了乔布斯以外,所有高管都按时到了会场。过了好一会儿,乔布斯才姗姗来迟。

斯卡利这一次没有丝毫犹豫,他站起来对乔布斯说:「史蒂夫,我们今天不打算遵循日常议程,因为我们必须解决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我想整个管理层都应该参与进来。我听说你要把我从公司赶走。我想问问你,这是不是真的?」

听到这个消息,在座的高层经理们并没有感到惊讶。事实上,乔布斯已经跟他们每个人都打过招呼了。这些天来,乔布斯一直在暗中活动,希望得到每一位高层经理的支持。乔布斯的想法很简单,用高层经理逼宫的方式,迫使董事会屈服,赶走斯卡利。

整个会场陷入了短暂的宁静。一分钟后,乔布斯才说:「我想,你不适合苹果了,你不再是一个称职的CEO了。」

乔布斯说得很慢,声音很低,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你真的应该离开公司。我非常担心公司的前景,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担心。我担心你。你根本不懂运营,约翰,你在唱独角戏。你根本不懂产品开发和制造流程。你根本没有理解这个公司。中层经理们已经不再信任你了。第一年,你帮助我们重建了公司。但第二年,你伤害了公司。」

斯卡利强忍住痛苦说:「非常明显,我们之间有严重的分歧。我觉得,你不能插手公司的每一件事。」

乔布斯说:「我把你当做老师,希望你来这里帮我成长,成为合格的管理者。但你没能做到这一点。」

斯卡利伤心地说:「我犯了一个错误,我太过尊重你了。」他随即高声对大家说,「如果我离开,谁能来管理公司?」

乔布斯说:「我想我可以管理公司。我想我知道事情该怎么做。」

会场中的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公司创始人和CEO的决裂。很少有人站起来发言,但每个发言的人都说,自己不相信事情会到这个地步。每个发言的人也都表示,自己会支持斯卡利而不是乔布斯,尽管乔布斯曾经对公司作过巨大的贡献。

Apple II部门的负责人德尔·约坎(Del Yocam)说:「我喜欢乔布斯,我也尊重斯卡利。但是,喜欢并不代表一切,苹果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高效的领导者。」

比尔·坎贝尔(Bill Campbell)说:「乔布斯是公司的心脏、灵魂。即便不担任管理职位,乔布斯也需要在公司里扮演一个合适的角色。」

看到众叛亲离的场面,乔布斯失望地说:「好吧,我想我已经明白目前的形势了。」

乔布斯的眼睛里闪着亮光,情绪激动。他大踏步地甩门离去,会议只好草草结束。

不久后的一天下午,斯卡利和乔布斯一边散步,一边聊二人的矛盾。两年多前,在库比蒂诺,在纽约中央公园,两个人不也是一边散步,一边聊斯卡利加盟苹果的事情吗?时过境迁,物是人非,谁能想到这一次的散步,竟成了两个曾经的朋友间最后一次面谈。

乔布斯问斯卡利:「为什么你不去当董事会主席,而由我来当CEO?」

斯卡利说:「史蒂夫,这不合理。我被你们请来,不是来当一个有名无实的虚职的。这个公司也不需要我做这个。如果我不能当CEO,我们就应该另找一个CEO。」

「好吧,这也是我所想的,」乔布斯说,「我也不想当一个有名无实的虚职。我不想当一个只关注长远计划,没事想想未来发展的董事会主席。我们能不能把事情分解开,你只负责市场和销售,我负责产品?就像两个部门那样?」

斯卡利觉得,乔布斯真是天真得可爱。这怎么能行呢?他对乔布斯说:「我们正处于危机之中,没有时间做实验。这种时候,必须由一个人来管理公司。我得到了支持,而你没有。」

周一,斯卡利召集管理层开会,并再次得到了大家的支持。斯卡利亲自打电话通知乔布斯,公司已经决定解除他在Macintosh部门的管理职务。

乔布斯淡淡地说:「好吧,我猜到事情会是这样。」

5月31日,斯卡利正式签署文件,解除了乔布斯Macintosh部门总经理的职位。当斯卡利向所有中层经理宣布这件事时,乔布斯就坐在台下角落里,用奇怪的、愤怒的、无助的眼神看着斯卡利,但又很害怕和斯卡利目光对视。

这时,已经没有人相信,乔布斯会愿意在董事会主席的职位上继续待下去。惟一的悬念就是乔布斯本人何时会主动辞职,离开他亲自开创的公司了。

当然,在那个艰难的时刻,并不是所有人都百分之百地支持斯卡利和董事会的决定。副总裁杰伊·艾略特就站在乔布斯一边。他觉得,一向注重产品导向的乔布斯要比来自传统行业,只擅长销售却不懂研发的斯卡利更适合苹果。艾略特从马库拉开始,一个一个找董事会成员谈话,告诉他们,斯卡利排挤和抛弃乔布斯是一个大错误,苹果也许可以考虑把Macintosh部门分拆出去,让乔布斯单独统领。

马库拉对艾略特的答复是:「不行,乔布斯太不成熟了。」

其他董事的反应也和马库拉类似。

乔布斯听说了艾略特所作的努力后,专门请艾略特到自己在伍德赛德(Woodside)镇购买的西班牙风格的别墅里吃午饭。乔布斯对艾略特说:「谢谢你!我真的希望,你对董事们说的话可以帮助他们作出正确的决定。」

显然,乔布斯和艾略特太一厢情愿了。几天后,斯卡利召集所有副总裁级别的高管开会,希望他们向自己「宣誓效忠」。艾略特拒绝了,他只愿意向苹果、苹果的员工和苹果的股东效忠。

斯卡利专门找到艾略特,对他说:「你必须告诉我,为什么你对董事们说那是一个错误?」

「你不觉得,」艾略特镇静地说,「你和乔布斯之间的矛盾很荒唐吗?公司已经分裂成了两个部分,Apple II团队和Macintosh团队。可Macintosh团队毕竟代表公司的未来呀,是乔布斯而不是别人,领导并创建了Macintosh。我觉得,你应该找出一种让Apple II在剩余的技术寿命中与其他团队融洽共处的方法,而乔布斯则应该带领Macintosh赢得市场和未来。你与乔布斯应该合作而不是决裂呀。」

无论如何处理与乔布斯之间的关系,斯卡利还是不得不面对继续蔓延的危机。1985年夏天,为了化解危机,斯卡利不得不解雇了1200名员工。这在当时是苹果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裁员。经历过裁员而被幸运地留下的员工都在问同一个问题:「公司一直说员工要对苹果忠诚。可是,苹果对员工的『忠诚』如何体现?『忠诚』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

这时,乔布斯仍然挂着董事会主席的虚衔。斯卡利担心,无所事事的乔布斯会在公司内惹是生非,他特意安排秘书陪同乔布斯到欧洲旅行,一边出席市场活动,帮苹果做宣传,一边由着乔布斯的性子游山玩水,放松心情。

说是放松心情,可乔布斯在整个欧洲之行里都心灰意冷,打不起精神,像刚失恋一样。苹果的同事甚至担心他会不会自寻短见。在意大利,乔布斯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在风雨中疾驰。他甚至对朋友说,干脆像那些落魄的艺术家一样,客居欧洲,找个地方种田养花算了。他还告诉朋友,如果可以,他想向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申请,乘坐「挑战者」号航天飞机,到太空去看一看。

就在这次旅行中,乔布斯第一次来到了苏联,在美国冷战对头的国土内推销苹果电脑。在莫斯科,当他听到被放逐的托洛斯基的故事时,不禁感慨说:「我简直就是苹果的托洛斯基呀。」他甚至想过,干脆就留在苏联,专门向学校的孩子们推销电脑。

乔布斯也喜欢把自己比做宝丽来(Polaroid)公司的创始人埃德温·兰德(Edwin Land)。当年,兰德仅仅因为一次产品研发上的失败,在董事会的压力下被迫辞职,和乔布斯的处境多少有点儿相似。

从欧洲游历归来,乔布斯还是心存了一丝「复辟」的幻想。他找到杰伊·艾略特,对他说出了一个惊人的「群众运动」方案。

乔布斯说:「让我们再试一试,看能不能说服董事会,改变他们的想法。我打算订做一批T恤衫,上面写着『我们要乔布斯回来』。」

「这点子真聪明。」艾略特想。

乔布斯接着说:「你就在午餐时候把全体员工召集在一起,然后给他们每人发一件T恤衫,怎样?」

「晕,怎么能是我!」艾略特的脑子还算清醒,「不行,史蒂夫。我是苹果高管,我可不能做这件事。」

乔布斯泄了气,只好沮丧地对艾略特说:「好吧,不行就不行吧。不过无论怎样,这都是个好主意,不是吗?」

「嗯,是个好主意。」艾略特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乔布斯。

1985年9月,对苹果万念俱灰的乔布斯向董事会递交了辞呈。9月13日,星期五,董事会开会讨论乔布斯离职的问题,并最终同意了乔布斯的辞职请求。9月17日,乔布斯正式从苹果离职。

几天后,当人们打扫乔布斯的办公室时,在地上发现了乔布斯和斯卡利的一张黑白合影。照片的玻璃框已经碎了。照片背后,是斯卡利大约在7个月前写的一句话:

「为了伟大的创意、伟大的体验、伟大的友谊!约翰。」

21世纪,苹果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是你可知道乔布斯留给我们的不只是苹果,更重要的是股权宝藏。从创建苹果到被逼离开,从临危受命到开辟新纪元。乔布斯的一生起起落落,败也股权,成也股权。

图片 1

1976年,乔布斯与沃兹在自己的地下车库研制出“苹果Ⅰ号”。4月1日,乔布斯和沃兹决定成立公司进行集中生产,两人达成合伙协议,约定二人分别占公司45%的股权。同时,为了避免以后两人在重大问题上不能达成一致,决定找个第三人,随即余下10%的股权给予第三位合伙人韦恩。

图片 2

公司成立后,沃兹负责技术层面,乔布斯负责营销,韦恩则负责指导,当军师和精神领袖,外加管理。乔布斯就开始发挥自己的营销特长,不几天,一个电脑商就订购了50台,并且愿意出价每台500美元,货到付款,现金结账。

为了完成这笔订单,乔布斯以公司的名义借了5000美元现金和价值15000美元的零部件,公司一下子背起了沉重的债务。此时,老练谨慎的韦恩陷入了纠结:两个年轻人除了一腔热情之外,既没有资产,也没有经营经验,更没有专利,如果破产和失败,他将是唯一的责任承担者。那么,他这些年来辛辛苦苦积累的一切,也将在一瞬间化为灰烬。

于是,在苹果电脑公司成立的第12天,韦恩要求撤资:买走他的股份,全部退出。这让乔布斯和沃兹的计划一度出现了巨大的混乱,甚至难以组装足够数量的产品出来。

要想把公司做大,必须要找到稳定的投资。于是,乔布斯开始四处寻找投资者。一次次碰壁之后,他们遇到了马库拉,谈判之后,马库拉以9万多美元的现金投资,外加个人对苹果公司借款不超过25万美元的担保,担任公司董事长职务,苹果公司开始了规范化运作。

1977年1月,风险投资家马库拉、乔布斯和沃兹三人签署文件,乔布斯、沃马库拉分别占股30%,设计师霍尔特占股10%,苹果电脑股份公司正式创建。

图片 3

苹果电脑公司重组完成,马库拉开始为公司物色CEO,在马库拉看来22岁的乔布斯太嫩,公司需要一个能力更强,比较富有经验的人。便请来了斯科特担任公司首任CEO,在大家的配合下,很快一切整理得有条不絮。

苹果公司于1980年12月上市。1981年3月,因为财务困境、大幅裁员等原因,斯科特被迫辞去总裁和CEO职位,马库拉改任总裁兼CEO,乔布斯接任董事长。乔布斯一直想自己出任总裁,并且毫不怀疑自己完全有这个能力。但是苹果公司董事会中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这样认为。自己不能出任总裁,次优选择就是找一个能够听自己话的人出任总裁。

1982年底,乔布斯在说服百事可乐总裁斯卡利出任苹果公司总裁兼CEO,年薪100万美元,另有业绩奖金和股票期权。斯卡利对乔布斯有些崇拜,任由乔布斯控制公司,斯卡利任总裁兼CEO,但实际的CEO职权掌握在乔布斯手中,这种状态持续了两年时间。

1985年4月11日,董事会决定让斯卡利全权掌握公司。在董事会的全力支持下,斯卡利对公司进行了一系列的机构重组:

一、乔布斯除了董事长职务之外,对公司具体部门和重要事务不再有任何直接管理权;

二、斯卡利要求全体管理人员当着乔布斯的面投票表示是支持乔布斯还是支持他,逐一征询公司董事的意见,要求解聘乔布斯。

斯卡利获得来自董事会的一致支持,乔布斯成为了公司没有实权的董事长而存在。作为苹果的创始人,按理,乔布斯是可以凭大股东的地位,收回自己在公司的管理权的。

可是,事情却远不是如此简单。公司创立初期,除了他和沃兹,还有那位作为公司董事长的马库拉。而现在,马库拉已经站在公司CEO斯卡拉一边,乔布斯已不能做出有关实质的决策。

1985年9月17日,乔布斯向苹果公司董事会提交了辞呈。至此,乔布斯被他自己请来的职业经理人斯卡利“赶出”了自己创建的苹果公司。

被迫离开后,他首先创办了NeXT公司,后又买下了一个电脑动画制作组,将其办成了著名的皮克斯动画制作公司。

乔布斯虽然在离开时几乎卖掉了苹果电脑公司所有的股票,却一直保留着一股苹果股票,不想完全割断与苹果的联系。

图片 4

乔布斯卸任后,苹果与微软陷入旷日持久的专利诉讼战中,公司的亏损情况愈发严重。1996 年,阿米利欧接任苹果 CEO 职位,不过苹果公司却仍是难以回天,其市场份额也由鼎盛时期的 16% 跌至 4%。

1996年,乔布斯临危受命,以1美元的薪酬出任苹果公司“临时”CEO,开始重新掌管苹果。通过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乔布斯把苹果送上了全球市值最高科技公司的宝座。

乔布斯跌宕的经历为创业者上演了一堂生动的公开课,股权不仅仅是一份股东权利,其背后链接着公司搭班子、核心利益分配与公司控制权的方方面面。

创始人内斗,给外部投资者创造机会夺取公司控制权。乔布斯最终被赶走,一个很大的原因是,他在合伙人马库拉担任CEO的时候,公司发展很不错,他却去百事可乐挖来斯卡利,把马库拉赶下台;最终导致在之后的董事会斗争中,马库拉站在了反对他的那一边,直接促使他出局。

股权结构是企业的地基工程,苹果一开始不合理的股权结构导致了后来一系列的被动尴尬,要高度重视股权结构设计,不然等一旦出问题,要么解决成本巨大,要么船大难掉头。

股权结构是企业的地基工程,苹果一开始不合理的股权结构导致了后来一系列的被动尴尬,要高度重视股权结构设计,不然等一旦出问题,要么解决成本巨大,要么船大难掉头。

要重视董事会,乔布斯(自身担任董事长并是公司大股东)先前败给斯卡利和后来赢了阿米利欧(董事长兼CEO)的两次苹果公司权力斗争中,我们都可以清楚地看到,是董事会中的多数派支持决定胜负,董事长职务本身不起决定作用。

本文由www.w88985.com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Jobs留给大家的,Jobs传

关键词: www.w88985.c

上一篇:布登勃Locke一家,巴尔特克先生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