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熊公离间觅秘情文学资讯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19-05-18

湖南耒阳县某村有个老头。素以种田为业,生养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家境温饱。可是次子天天酗酒赌博,老人对他十分厌恶,曾以“忤逆不孝”罪名将他绑送官府惩办,希望他痛改前非。谁知释放出来后,次子品行依然如故。
  起初,邻县有个货郎,常到各处贩货做生意,也常到此村来出卖针线等日用什物,同老头一家渐渐熟悉。日子久了,他自愿做老头的义子,叫老头为“义父”,同老头的子女也以兄弟相称。那女儿渐渐长大,少女情欲萌发,同货郎亲昵而发生关系。老父和哥哥都被蒙在鼓里。
  一天,老头从田地里扛着铁锹回家,进得家门,儿子们不在,只见货郎与女儿搂抱亲热,不堪入目。老头大怒,挥起铁锹猛击货郎后脑,货郎当场倒毙。还想杀死女儿,觉得于心不忍,又怕家丑外扬,便叫次子回家,将货郎尸首埋葬在屋后竹林地下,又怕被狗狼嗅觉,便以“防小偷窃取竹笋”为借口,在竹林周围建筑了围墙。他自以为筹划周密,神鬼也不会知道这件命案。几年过去了,此事果然无人知晓。
  有一天,次子赌博输了钱回来,偷偷砍伐竹园的竹子去市上出卖以偿还赌债。老头大怒,奋力鞭打他,还要驱逐他。当时,次子喝得醉醺醺的,叫喊道:“你何苦要打我啊?就仿照杀那货郎的办法,用铁锹杀死我埋在竹林里,谁又能知道呢?”
  老头更加恼怒,追上前去,要堵塞次子的口。次子一边逃一边叫,足迹踏遍全村。村人听了都生了疑心,即向里正报告。里正平日同老头关系不好,便与一些村民商议道:“某货郎过去同他家感情甚好,怎么很久不见他来了,其中是否有什么蹊跷啊?”便将此事向官府报告。
  耒阳县令熊公即派员将老头父子捉拿到县衙,审讯数次,父子均不供认。有村民拿次子醉酒时叫喊的话报告县令,熊公不敢深信,书写公文到邻县,询求货郎是否在世。
  过了几天,有个秀才到耒阳县府来,自称是货郎弟弟,向熊公哭诉道:“我十三岁的时候,哥哥就贩货在外没有回过家。我因年纪太小,不能长途跋涉寻找他的踪迹。您发公文寻我哥哥,其间一定有原故。哥哥的生死存亡,全靠您发慈悲审清此案了。”
  熊县令由此相信货郎确有其人,便再次严厉审讯老头子,追究货郎下落。父子仍然狡辩如旧,熊公不能断案,心想,用刑审讯属于非法,得想法让被告自己说出真相。便发签票将老人之女逮捕到案。
  这时,那女子已出嫁生养了儿子。熊公吩咐将她与父亲、哥哥关在一间牢房里,独独捆紧老人的次子的大拇指吊在梁上,秘密派人在外面轮流监听,几天之内不再提审。
  一天半夜,次子再也忍受不住痛苦,恼火地对妹妹说道:“都是你不顾廉耻的奸淫行为,害得我遭受如此折磨!我有什么错要代你受这种罪?!”
  老头听了呵斥道:“你怎么就不能再忍耐一下吗?这样,我可以脱掉干系,还可保全你妹妹的声誉,何必这么叫嚷呢!”妹妹也轻声细语地劝慰哥哥道:“哥哥,求求您再忍耐几下吧。你不体恤妹妹,就不体恤父亲吗?”
  次子气愤地说:“你们父女这会儿自在快活,倒会说风凉话!官府唯独吊我,难道我的皮肉是铁做的,耐得住这般煎熬吗?!”
  话刚说完,躲在牢房外的差役突然闯入,叫道:“供出真情了,看你们还能抵赖吗?”
  父子见状,面面相觑,大惊失色。差役连夜向熊公报告,熊公迅即起床,点起蜡烛升堂办公,老头和次子只好乖乖地认罪伏法。 

  湖南耒阳县某村有个老头。素以种田为业,生养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家境温饱。可是次子天天酗酒赌博,老人对他十分厌恶,曾以“忤逆不孝”罪名将他绑送官府惩办,希望他痛改前非。谁知释放出来后,次子品行依然如故。

耒阳那地方长有很多竹子,百姓见竹子有利可图,往往大片大片地种植,成为一个个的竹园,看去到处是翠绿的竹子。靠近县丞的某个村,有户农家,竹子种得特别多,方圆几亩都是竹子,叶子茂密,竹林中一片浓荫,连太阳光都很少照射到林子中去。他家里父子三人,滒滒最为温驯,而弟弟极其顽劣,并且游手好闲,四处游荡。因此,父亲对小儿子十分痛恨,常常把他告到官府,曾经也用一些轻微的刑罚来惩罚他,想叫他日后悔改,可是过后,他又是和原先一样,丝毫没有悔改的样子。邻近县有一个年轻的货郎,时常担着货物到村里面去出售针线彩布等东西,渐渐地他和这农家混得熟悉了,时常到他家去歇歇脚,喝点茶水,并认了农人做干父亲,也常在他家留宿。农人家里,还有一个女儿,已经长大成人了,然而还在家中没有出嫁。货郎和他家熟悉之后,也时常和女子玩笑,渐渐地便亲近起来,久了,两人便你有情我有意,产生的私情,常常私底下寻欢作乐,一家人也不知道有这回事。有一天,父亲从田间回去,走到家门的时候,无意中看见女儿和货郎在旁边的竹林中,搂着脖子缠绵地接吻,情景十分的猥亵无耻。父亲不禁一阵恼怒,手里正好拿着耕田的农具,一时冲动,也没有多想,跑上前去,扬起农具就向货郎头上砸去,货郎哪里有什么防备,被老父砸得头破血流,倒在地上,一会儿就一命呜呼了。父亲终究不忍心打自己的女儿,见货郎又死了,不觉心里着了慌,呼嚷起来,又惧怕丑恶的名声传扬出去,便悄悄地叫来两个儿子,让他们帮忙,把货郎埋在竹林之中。又担心狗狼等来刨开,觉得不妥当,得想个办法,第二天,便假托说竹笋被盗了,就在园子的周围围起了坚实的栅栏,一切都处理得如此周密,村里也没有人知道了。事情隔了三年之后,碰到熊公来管理那个县,政令很是严格,毫不留情地惩治恶徒。农人的小儿子,因为赌博输光了,没有了钱,就偷偷砍伐自家园中的竹子来卖。父亲知道后,恼怒至极,又准备把他告到官府,并且自己也严厉地教训他,把他上下都打出了一道道血痕。小儿子见父亲要去报官,心里对公堂上的威严,感到很害怕,心里一急,并大声呼叫道:阿翁为何要带我去见官,不如寸铁把我毙了,像那人一样埋在竹园里,还有谁知道?父亲见他如此说,也不静下来考虑后果,反而更加恼恨,就追着他扑打。小儿子呼叫着向街市上跑去,闹得村里的人都知道了。村里有一家人刚好和他家有仇隙,听到他家的小儿子叫着他父亲杀过人,高兴得不得了,道:嘻!真是怪事了,听他家的小儿子这么说,确实是了,原来确实有这么一个人,时常担着货来村里叫卖,他家和他最熟了,还父子相称呢。后来那人忽然不见来了,都认为他自己回去了,不再担货来卖了。按他儿子现在说的来看,难道不是老家伙把他坑害了吗?于是,就去告诉负责管理村里事物的里甲。里甲也和他家有些矛盾,有恼恨他儿子不务正业,危害乡里,于是,就写了状子,上报给县官熊公。熊公接了状子,不相信有这回事,拘拿他们父子去质问,他们知道了事情的严重,都异口哃声地说:没有这回事。那村里的人便出来作证,指着小儿子说:你那一天,被你的父亲追赶,嘴里说的是什么?小儿子不知道如何狡辩,低着头不说话。熊公用刑罚威胁他们,父亲还是强行辩解,说没有这回事,小儿子见父亲如此,他也是一口不认。熊公叫差役到邻近的县去打探,询问有没有货郎这个人,一次判定真假。过了几天,带得货郎的弟弟来了,他的弟弟身着长袍,头戴布巾,走上公堂,看上去是个已进了县学的人。哭泣着想熊公陈诉道:那年我十三岁,兄长到出门贩货,就不见回去了。现今又经过了两年,还是没有他的音讯,我又少不更事,不能外出寻找兄长,老母在家为此,泪都哭干了,还在还是没在了,老师可怜我们,审个水落石出,给我们一个交代。熊公知道确实有这么一个人,又更加严厉地审讯他们父子俩,他们也知道一旦承认意味着什么,父亲肯定就没命了。熊公多次对他们用刑,他们还是一口咬定不认,官府找不到埋下的尸体,也没有有力的证琚,也结不了案。又把他的女儿拒捕到官府,她早已嫁人了,也已抱上孩子了。熊公并不对她进行审问,只让她和她的兄弟父亲呆在一个屋里里。熊公已了解到了小儿子的一些性情,就独独把他的手指吊着,悬挂在梁柱上,并且秘密地派狱吏在暗中监视他们的动静,一整天也不再提审。到了半夜,他实在忍受不了,便呼叫他的女末子道:不是你贪图*乐,贻害了父亲,又连累了我受苦,你怎么忍心。他的女末子感到很惭愧,不知道说什么好,父亲向他呵斥道:你再忍耐一下子,我就能生还了,你的女末女末也免得被人耻笑,你嚷什么嚷?小儿子一想又不是自己杀人,见父亲如此说,便也恼恨起来,说:你们父女在那里倒是安然,然而县官独独惩罚我,难道我就不是人吗?他的女末子便用温和的语言来劝慰他,絮絮叨叨地说到了天亮,把涉及到的情节都吐露出来了。狱吏忽然出来,说:你们都招了,看你们还能翻供不?三人都大惊失色,老父一下子就泄气绝望了。等熊公升堂问讯,便都招供认罪了。才找到了货郎的尸体,他的弟弟痛哭了一场,就带着货郎的尸骨回去了。熊公认为那小儿子也不能没有罪,便拿起笔来写下判决书:开始隐瞒父亲的罪过,而无意中又说出了父亲的所犯之罪,这一切好像都是鬼使神差的事,这也是王法所不能宽恕的。最后,还是判他为从犯,和他父亲一起被处死在了狱中。女儿被杖责之后,就释放了,她的夫家觉得出了丑,便把她休了。一年之后,她又改嫁他人而去了。

  起初,邻县有个货郎,常到各处贩货做生意,也常到此村来出卖针线等日用什物,同老头一家渐渐熟悉。日子久了,他自愿做老头的义子,叫老头为“义父”,同老头的子女也以兄弟相称。那女儿渐渐长大,少女情欲萌发,同货郎亲昵而发生关系。老父和哥哥都被蒙在鼓里。

  一天,老头从田地里扛着铁锹回家,进得家门,儿子们不在,只见货郎与女儿搂抱亲热,不堪入目。老头大怒,挥起铁锹猛击货郎后脑,货郎当场倒毙。还想杀死女儿,觉得于心不忍,又怕家丑外扬,便叫次子回家,将货郎尸首埋葬在屋后竹林地下,又怕被狗狼嗅觉,便以“防小偷窃取竹笋”为借口,在竹林周围建筑了围墙。他自以为筹划周密,神鬼也不会知道这件命案。几年过去了,此事果然无人知晓。

  有一天,次子赌博输了钱回来,偷偷砍伐竹园的竹子去市上出卖以偿还赌债。老头大怒,奋力鞭打他,还要驱逐他。当时,次子喝得醉醺醺的,叫喊道:“你何苦要打我啊?就仿照杀那货郎的办法,用铁锹杀死我埋在竹林里,谁又能知道呢?”

  老头更加恼怒,追上前去,要堵塞次子的口。次子一边逃一边叫,足迹踏遍全村。村人听了都生了疑心,即向里正报告。里正平日同老头关系不好,便与一些村民商议道:“某货郎过去同他家感情甚好,怎么很久不见他来了,其中是否有什么蹊跷啊?”便将此事向官府报告。

  耒阳县令熊公即派员将老头父子捉拿到县衙,审讯数次,父子均不供认。有村民拿次子醉酒时叫喊的话报告县令,熊公不敢深信,书写公文到邻县,询求货郎是否在世。

  过了几天,有个秀才到耒阳县府来,自称是货郎弟弟,向熊公哭诉道:“我十三岁的时候,哥哥就贩货在外没有回过家。我因年纪太小,不能长途跋涉寻找他的踪迹。您发公文寻我哥哥,其间一定有原故。哥哥的生死存亡,全靠您发慈悲审清此案了。”

  熊县令由此相信货郎确有其人,便再次严厉审讯老头子,追究货郎下落。父子仍然狡辩如旧,熊公不能断案,心想,用刑审讯属于非法,得想法让被告自己说出真相。便发签票将老人之女逮捕到案。

  这时,那女子已出嫁生养了儿子。熊公吩咐将她与父亲、哥哥关在一间牢房里,独独捆紧老人的次子的大拇指吊在梁上,秘密派人在外面轮流监听,几天之内不再提审。

  一天半夜,次子再也忍受不住痛苦,恼火地对妹妹说道:“都是你不顾廉耻的奸淫行为,害得我遭受如此折磨!我有什么错要代你受这种罪?!”

  老头听了呵斥道:“你怎么就不能再忍耐一下吗?这样,我可以脱掉干系,还可保全你妹妹的声誉,何必这么叫嚷呢!”妹妹也轻声细语地劝慰哥哥道:“哥哥,求求您再忍耐几下吧。你不体恤妹妹,就不体恤父亲吗?”

  次子气愤地说:“你们父女这会儿自在快活,倒会说风凉话!官府唯独吊我,难道我的皮肉是铁做的,耐得住这般煎熬吗?!”

  话刚说完,躲在牢房外的差役突然闯入,叫道:“供出真情了,看你们还能抵赖吗?”

  父子见状,面面相觑,大惊失色。差役连夜向熊公报告,熊公迅即起床,点起蜡烛升堂办公,老头和次子只好乖乖地认罪伏法。

本文由www.w88985.com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熊公离间觅秘情文学资讯

关键词: www.w88985.c

上一篇:唐诗鉴赏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