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自作主见结了婚,玫瑰绽放的年份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19-06-07

  幸福的时光永远是短暂的,周日的下午,柳秋莎就出发了,她要回到野战医院去,接下来的一周里,她要带着救护队训练、生产。

路上,柳秋莎已经吃过饭了,一个饼子,或者一个菜团,她在路上已经消灭了,她为了节省时间,只能在路上吃饭。他们新婚的分别,更希望着重逢,在等待的日子里是幸福的,在重逢的时候是甜蜜的。邱云飞在每个周末,仍把在食堂那份饭留出来,等柳秋莎的到来,他们共同分享,他们在灯下,一边吃着饭,一边说着思念的话语。说这样话的,更多是邱云飞。他思念的话,让柳秋莎感到脸红心跳的,她只能睁着一双又黑又亮的眼睛望着他,在他的注视下,她早已浑身发热了。当他们亲热过后,柳秋莎就靠在邱云飞的怀里,喃喃着:我真幸福,要是日子永远这样该多好哇。邱云飞听了便笑一笑,从枕头下摸出这一周末为柳秋莎写的诗读了起来,他的声音是轻柔的,满含了真情和温存,他读:思念是只鸟,高高地飞着。离地很近,离天很远,思念是飞翔的,相聚就有了目标……往往邱云飞的一首诗还没有读完,柳秋莎便睡着了,躺在爱人的臂弯里,发出了轻微的鼾声。邱云飞这时就不念了,把那些诗叠好,放在枕下,他伏在那里,看着睡梦中的柳秋莎。这时的邱云飞情感是细腻的,他有时一遍遍地对着自己说,这就是自己的爱人和同志,她可是身经百战,经历坎坷。他觉得自己是多么幸福啊,和柳秋莎结婚已经几个月了,他仍感觉到这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他像做梦一样,和柳秋莎分别的日子里,他有更多的时间来梳理和柳秋莎从认识到相爱的过程。柳秋莎对他来说,有如一块磁场,他是身不由己地被吸引到了她的身边,在这种吸引的过程中,他一直处于被动地位,所有的决定都是柳秋莎做出来的。更多的时候,在她面前,他仿佛是个18岁的少女,而她则是一个成熟的男人,他喜欢这样,他为能有这样一个爱人而感到幸福和自豪。第二天的上午是生产时间,军训队没有菜地,他们只能用纺线来支援边区建设。柳秋莎帮着邱云飞纺线。邱云飞坐在一旁,又在给柳秋莎读诗。声音轻柔飘逸,像一缕缕春风,清清爽爽地在柳秋莎耳旁飘过。柳秋莎满眼情意地望着邱云飞,她吃惊邱云飞的脑袋里为什么总有那么多想法和新名词不时地蹦出来。在她的眼里,邱云飞就是文化和知识的化身,他吸引她大概也是这些东西。有一次,她抬着他的头,一遍遍地说:云飞,我把你的头打开吧,我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些啥?他于是也笑着说:你打开就怕缝不上了。两人就嬉笑。幸福的时光永远是短暂的,周日的下午,柳秋莎就出发了,她要回到野战医院去,接下来的一周里,她要带着救护队训练、生产。她走了,走在塬上,他送她,把她的背包背在自己的身上,挎包里装着他为她写的诗,那是她一个星期的精神食粮,每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她都要把他的诗在灯下展开,一字一句地看,虽然有许多字她还不认识,但她看着那些诗,如同看见他一样,冲她有情有意地微笑,点头。

  韩主任的马蹄声就近了,他们都听到韩主任的喘息声了。

  邱云飞听了便笑一笑,从枕头下摸出这一周末为柳秋莎写的诗读了起来,他的声音是轻柔的,满含了真情和温存,他读:思念是只鸟,高高地飞着。

  柳秋莎说:韩主任说婚姻自主,咱们就这样了,他能咋的?

  第二天的上午是生产时间,军训队没有菜地,他们只能用纺线来支援边区建设。

  柳秋莎好像没看见韩主任似的,继续纺着线。

  两人就嬉笑。

  她就不拉他了,然后她就坐下了,就坐在纺车前。这天晚上的月亮很好,早早地就挂在了东边,映得塬塬峁峁明晃晃的。

  柳秋莎满眼情意地望着邱云飞,她吃惊邱云飞的脑袋里为什么总有那么多想法和新名词不时地蹦出来。在她的眼里,邱云飞就是文化和知识的化身,他吸引她大概也是这些东西。有一次,她抬着他的头,一遍遍地说:云飞,我把你的头打开吧,我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些啥?

  她说:你看,今晚的月亮多圆。

  他思念的话,让柳秋莎感到脸红心跳的,她只能睁着一双又黑又亮的眼睛望着他,在他的注视下,她早已浑身发热了。

  柳秋莎自作主张地和邱云飞结婚,她的坚定不移和邱云飞的态度比较起来,邱云飞便显得有些勉强了。组织上没有认可,邱云飞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往往邱云飞的一首诗还没有读完,柳秋莎便睡着了,躺在爱人的臂弯里,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她说:要是我爹我娘在天之灵知道我结婚了,他们会高兴的。

  他于是也笑着说:你打开就怕缝不上了。

  她拉了他一下,说:进来吧。

  当他们亲热过后,柳秋莎就靠在邱云飞的怀里,喃喃着:我真幸福,要是日子永远这样该多好哇。

  韩主任跳下马,脸上的表情很中性,没有笑,也不严肃。这时柳秋莎和邱云飞已从纺车旁站了起来。柳秋莎虽然意志坚定,但她心里仍没个底,嘴上说没什么,但心里毕竟知道她和邱云飞的婚姻有些明不正言不顺的味道。就是在老家结婚,还会有三亲四邻的朋友聚一聚呢。

  邱云飞这时就不念了,把那些诗叠好,放在枕下,他伏在那里,看着睡梦中的柳秋莎。这时的邱云飞情感是细腻的,他有时一遍遍地对着自己说,这就是自己的爱人和同志,她可是身经百战,经历坎坷。他觉得自己是多么幸福啊,和柳秋莎结婚已经几个月了,他仍感觉到这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他像做梦一样,和柳秋莎分别的日子里,他有更多的时间来梳理和柳秋莎从认识到相爱的过程。柳秋莎对他来说,有如一块磁场,他是身不由己地被吸引到了她的身边,在这种吸引的过程中,他一直处于被动地位,所有的决定都是柳秋莎做出来的。更多的时候,在她面前,他仿佛是个18岁的少女,而她则是一个成熟的男人,他喜欢这样,他为能有这样一个爱人而感到幸福和自豪。

  她不说什么,开始纺线了,只有纺车声响成一片。

文学资讯,路上,柳秋莎已经吃过饭了,一个饼子,或者一个菜团,她在路上已经消灭了,她为了节省时间,只能在路上吃饭。他们新婚的分别,更希望着重逢,在等待的日子里是幸福的,在重逢的时候是甜蜜的。邱云飞在每个周末,仍把在食堂那份饭留出来,等柳秋莎的到来,他们共同分享,他们在灯下,一边吃着饭,一边说着思念的话语。说这样话的,更多是邱云飞。

  那个周末,柳秋莎和邱云飞坐在窑洞前纺线,他们抬起头来的时候就看见了骑着马的韩主任。韩主任的身后随着那个小王秘书,小王秘书的衣服依然肥大,一飘一飘地往这里走来。

  柳秋莎帮着邱云飞纺线。邱云飞坐在一旁,又在给柳秋莎读诗。声音轻柔飘逸,像一缕缕春风,清清爽爽地在柳秋莎耳旁飘过。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说:要是在我们老家结婚是要吹吹打打的。他说:咱们这样是违反纪律的。

  她走了,走在塬上,他送她,把她的背包背在自己的身上,挎包里装着他为她写的诗,那是她一个星期的精神食粮,每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她都要把他的诗在灯下展开,一字一句地看,虽然有许多字她还不认识,但她看着那些诗,如同看见他一样,冲她有情有意地微笑,点头。

  她停住了手,抬起头望着那颗又圆又大的月亮。有两滴泪水流了下来。

  离地很近,离天很远,思念是飞翔的,相聚就有了目标……

  话虽然这么说,邱云飞还是感到不踏实。

  韩主任背着手,谁也不看地走进窑洞,看了墙上的双“喜”字,又看了窗上的双喜字,然后又踱了出来。踱出来的韩主任,脸上的表情依然很中性,他甚至都没有看两个人一眼,望着头顶的太阳说:你们的婚就这么结了?

  他说:咱们这样怕不好吧。

  她又拉了他一下,他仍没动。

  后来他也坐下了,就坐在她的身边。

  邱云飞就白着脸说:组织上没有批准咱们结婚,我心里不踏实。

柳秋莎把两个被子放到了一起,双喜字早就贴好了,油灯忽闪着,明灭着,映得她的脸红扑扑的。后来她听到了邱云飞的脚步声,那脚步就停在了窑洞门外。她走了出去,邱云飞立在那里,神情是天高地长的样子。

  邱云飞一发现韩主任,纺线的手便停在那里,他说:是韩主任。

  后来,他们就不说话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她在他怀里睡着了。两个人在那个圆月之夜坐了一夜。

  柳秋莎无限幸福地说:这月亮多大呀。

  那些日子,他每天晚上,都是很晚的时候过来,在这之前,他一直躲在自己原来那个窑洞纺线,直到夜深人静了,他才吹熄了油灯,趁黑走过来。那时,柳秋莎已经等他许久了。天还没亮,起床号还没有吹响,邱云飞又悄悄溜走,回到自己窑洞里转上一圈,这时,起床号已经吹响,邱云飞便肩上搭着毛巾,手里拿着牙具到河边洗脸刷牙。柳秋莎看出了邱云飞的心思,便说:你这样累不累呀。

  他没动。

  正是两滴泪水,让邱云飞伸出了手,把她抱在了怀里,她等他的这一抱仿佛有几百年了,她把自己的身体实实在在地投到了他的怀里。

本文由www.w88985.com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自作主见结了婚,玫瑰绽放的年份

关键词: www.w88985.c

上一篇:妃子的大庆,笔者就爱那首曲儿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