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蕾蓓如玉,霜叶落九天文学资讯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19-06-29

  在皖北平原上有一个美丽的姑娘,扎着美丽的麻花辫,她的名字叫小芳。

01

文/漫路

  每一次张杰看到小芳的时候都唱那首流行歌曲: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刚刚中专毕业的小芳陶醉在幸福的歌声里,张杰总会趁机把小芳搂在怀里,对她进行一番甜言蜜语海誓山盟的轰炸。俗话说,语言是开心的钥匙,张杰就是用这把钥匙打开了小芳的心,打开了她最后一道防线。

一个阴雨绵绵的周末,我正窝在床上刷淘宝,突然听见有人敲门,问是谁,半天才听见一个带着沙哑嗓音、明显有着哭腔的声音回道:“是我,燕子。”原来是我的好朋友燕子,这大雨天的,她怎么来了?

小芳有点像那首红遍90年代的歌曲一样,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可惜脸蛋较普通、身材消瘦,手指纤长、苍白。属于很没有存在感的一类人。

  这年,十九岁的小芳怀孕了,就这样她迫不及待地嫁给了张杰。两情相悦的婚姻受到无数人的祝福,老公张杰更是如获至宝,伴随着儿子的出生,这个让人羡慕的家庭更加幸福了。

我赶忙去开门。站在门口的燕子面容憔悴,双眼红肿,头发凌乱,气势上还处于一种准备随时战斗的预备状态,但看着已经非常勉强,就像一只受伤的小刺猬,支棱着浑身的刺,准备对前来冒犯者致命一击,但其实此时的它已经是是强弩之末。

她出生在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家庭,父母很想要男孩,一连生了五个丫头,小芳是第二个女儿,一直到第六个她父母才如愿以偿生了个儿子。家里本就不富裕,连续的超生导致家里值钱的东西全被计生办的搬走了。即便如此,他父母还是很顽强的把六个孩子拉扯大,其艰辛程度,无法想象。

  张杰在县二轻局做采购员,是一个肥差,他老子是二郎乡的乡长,大家都说小芳命好,找了一个好人家,性格内向的小芳,每次听到这些的时候,嘴角都微微上扬。

“这是怎么了?快进来。”我侧身让她进屋的瞬间才意识到,夏末秋初,她穿着一件家常的短袖,从阴雨天里走来,已经冻得浑身发抖了。

小芳读书成绩不理想,初中毕业就没有继续读书了,到镇上亲戚开的发廊做学徒,那年她16岁。她内向,话不多,但是干活勤快。亲戚也比较照顾她,安排吃住、每月的工资也按时给她结。

  孩子会走路以后,家里就请了保姆,张杰通过父亲的关系给小芳安排了工作,也在二轻局,做财务工作,张杰是部队转业的军人,在部队里是后勤部的干部,非常吃香,据说捞了很多油水。在整个单位里,张杰和小芳算是最富裕的了,别人还骑自行车的时候,他们家里就开桑塔纳了,那时候桑塔纳不是一般人开起的。二轻局福利待遇好,小芳上班不久,单位就给他们分了一套两居室,为了自由自在的生活,他们索性搬到单位来住,偶尔回家吃饭,早上还可以睡个懒觉。幸福的生活像花儿一样,微笑每天洋溢在小芳俊俏的脸上。

“这是谁欺负你了?怎么这么落魄?”见她没吭声,我继续问道,赶紧给她找了一件外套穿上。

小发廊是底层社会的一个缩影,各种各样中低收入人群都会光顾这里。有一进门嘴巴就叨叨不停的大妈,有调皮捣蛋的熊孩子,有精神矍铄的老头,有出入社会的小年轻,有疲惫不堪的中年汉子。有的客人很礼貌,有的很粗鲁,有的很随意,有的很挑剔,还有的很色喜欢调戏下小芳。

  夫妻空闲时间多了,有一个共同的爱好——打麻将。在打麻将时,小芳就和同一个单位的女孩孙丽认识了,孙丽和小芳年龄差不多,孙丽很有心机,奉承拍马不在话下,没几天就和小芳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我被婆婆家暴了!”她坐在椅子上,眼睛望着侧面的窗,话音未落,眼泪已经如决堤之水,奔涌而下。

时光匆匆过了2年,小芳渐渐习惯了这片小天地,18岁的小芳在农村是个大姑娘了,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不仅父母,周边的邻居、亲戚已经开始在为小芳张罗婚事了。

  此后,孙丽经常到小芳家打牌,慢慢地孙丽也不拿自己当外人,有时候干脆买点菜和小芳他们搭伙,张杰当然也不反对,他从那双火辣辣的眼睛里早已读懂了什么,小芳还一口一个妹妹地喊着。要说孙丽虽然没有小芳长得漂亮,可有几个男人能抵挡那丰乳肥臀,还有那双勾魂的眼睛,张杰也不会例外。

02

哪个少女不怀春,尤其是受到那些情情爱爱电视剧的影响。小芳幻想着,哪天她的白马王子来到理发店,两人一见钟情,堕入爱河,带着她走遍天涯海角。

  有一天晚上,小芳梦中醒来发现张竟然不在身边,她急忙去寻找,甚至厨房卫生间都去看看,都没有张杰的影子。那时候她家只有老公有一个大哥大,她没有手机,但是有家用座机,她急忙给老公打电话,嘀铃铃……大哥大就在桌子上,老公根本就没拿。这下小芳急了,到底去哪了呢?

燕子与她婆婆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但还是没想到竟然到了如此之境地。燕子是个南方姑娘,柔媚娇小,大大的欧式眼睛,长睫毛一忽闪,就像对人抛了一个媚眼。上学的时候,几乎是全班男生心中的女神,但燕子只管年年拿第一,对谁都热情有加,却又对谁都有一种距离感。没想到一毕业,却被一个东北男孩一路猛追,鲜花巧克力,甜言蜜语迷惑住了,即使那个男孩没有工作,没有学历,家道中落,她依然举手投降,与他步入了婚姻的围墙。

父母给小芳介绍的对象要么是在外打工一年回来一次的,要么是在镇上开个门店做小生意全年无休的,主要是长的都不帅。小芳一直没答应,她想再等等,说不定哪天她的白马王子会到发廊来接她走。

  小芳躺在床上很久都睡不着,她一直闭着眼睛等老公回来。天快亮时她听到张杰回来了,并且倒头就睡,小芳气不打一处来,她想掀开张杰的被子问个究竟,只见他已经香甜的睡着了,心里有些不忍,等到早餐的时候,小芳实在憋不住好奇,

结婚后,燕子老公没有正式工作,每日在家里通过网络赚点外快,但也是杯水车薪,偶尔贴补一下家用而已。燕子上学时候是学霸,工作以后是劳模。好在她老公虽然不上班,在家里倒是一个很好的家庭妇男,燕子除了上班工作,其他一切家事都不用操心。直到怀孕生子,虽然不像其他人家那样大富大贵,但是两个人恩恩爱爱,也算完美。

这天一大早,发廊进来一位面容俊俏的男人,大概二十好几,眼神好像看什么都是不屑的。一进来就直接选了张椅子坐下,眼睛一闭,轻喊了声:“洗头!”声音充满了磁性。小芳心里小鹿撞了一下,不禁多看了两眼,眼前这男人外貌来说正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声音也好听。小芳洗头不自觉的放慢了速度,内向的她想说些什么,但就是不知道从哪开头。那男人一直闭着眼睛不说话,像睡着了一样。好不容易,洗完了头,他缓缓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好像很疲惫的样子,难道昨晚通宵了?小芳这样想着,男人付了钱,直接走了。小芳没有和他搭上话,只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小芳有点失落,怪自己胆子小,要是他以后都不来了,不就再也看不到他了。她暗下决心,他要是下次再来一定要跟他聊上两句。

  “老公,你昨晚去哪了?”

燕子跟婆婆的关系,以前仅限于每年春节回家一趟。那时候,她就发现,50岁出头的婆婆身为农村人,没种过地,年轻时候靠公公承包一些小工程,家里日子还是很富足的,后来公公的工程款收不上来,身体又不好了,于是欠了一堆外债就在家等待机会。而这时候的婆婆依然收拾得干净利落,除了每日里除了打麻将,并无其他正事。

又过了几天,他真的又来了。这次是下午,他精神比上次好多了,这次是过来理发的。小芳热情的招呼他先洗头,还是和上次一样洗的很慢。小芳还是不敢开口聊天,到是那男人通过镜子一直上下打量者小芳。看得小芳更加不好意思了。

  “我不是一直在屋里睡觉吗?”张杰反问一句。小芳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在梦游?但转念一想,不可能啊,他是退伍军人,如果梦游,部队里怎么会要呢!算了,不想了,但是一整天小芳都在纠结这个事情,脸上没有了微笑,饭菜也觉得不香,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作为劳模的燕子自然是看不惯的,不过一年就在一起几天,她忍忍也就过去了。可是,最后公公生病没钱,老公也没有工作,婆婆竟然让燕子出钱给公公治病。省吃俭用的燕子,每分钱都是靠自己赚来的,当然珍惜无比。但是看在老公的份儿上,她出了几万块钱。只不过心里更瞧不起婆婆了。但毕竟没有生活在一起,距离产生美,她们之间面子上还是过得去的。

还是那男人先开的口:“你手真漂亮,又细又长,是弹钢琴的手。”这话小芳听得像到云里一般,傻笑道:“我哪有那么好的命啊。”话匣子终于打开,小芳一连串问了好多问题。她知道了他原来也是这镇上的人,妈妈在镇东街开间杂货店,有两个姐姐已出嫁,本人还没结婚,在做装修,是很讲究艺术与完美的工作,经他装修好的房子没有客户不满意的。听得小芳很满意,自己也没想过能嫁入豪门。门当户对,老公长的帅,有本事就很满意了。虽然小芳芳心暗许,但没有表露出来。好像他也对小芳有好感,理完发临走找小芳要了电话,说不忙的时候带她出去玩。

  张杰这段时间表现的尤为勤快,甚至早上起来把早餐都准备好,还帮小芳一起晒洗衣服,这反而加重了小芳的猜疑,她凭着女人的直觉,判定出张杰一定有问题。

03

自打那男人走了后,小芳就时不时拿手机看,生怕错过他的电话。第二天傍晚,他来电话了,小芳立刻接了。他约她明天到县城去玩一天,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并跟老板请了假。

  这天是星期六,孙丽吃过早饭就像往常一样早早来到了小芳家里,没一会又来了俩人,今天张杰居然不和她争着打麻将了,主动当起了服务员,小芳心情不错,运气也跟着来了,连着糊了几把,她朝张杰笑笑,没想到这一看不打紧,却发现张杰眼睛盯着孙丽裸露的乳沟正看得不亦乐乎,小芳咳嗽一声,对着孙丽说:“妹妹的衣服很漂亮啊,在哪买的?”

燕子在娘家生完孩子,休完产假,就要上班了,因为自己的妈妈身体不好,老公虽然不上班,但是也有一个在家工作的借口,所以,让婆婆来帮忙带孩子,是不得已而为之。

那天是小芳最开心的一天,那天有很多她的第一次。第一次约会,第一次看电影,第一次溜冰,第一次吃KFC,第一次接吻,第一次上床……

  “哈哈,姐姐,我这衣服就在人民商场买的,姐姐喜欢,让大哥带你去买呗。”说完还妩媚地笑着朝张杰瞟了一眼。小芳突然察觉张杰和孙丽之间好像暧昧不明。

婆婆来了以后,每日里睡到日上三竿,每顿饭也是燕子老公来做,只是在燕子老公忙着的时候照看一下孩子,等燕子一回家,她就会回屋躺着,燕子老公做完晚饭,叫她起来吃饭,她就会说带孩子累得腰酸背疼,要喝点酒解解乏。于是,家里必备白酒,供她每日里小酌几杯。

那天他们玩的有点晚,等到了车站,末班车已经走了。没有车子回去,那男人就提议就到附近的招待所住一晚上吧?小芳有点犹豫,男的马上不高兴的说:“怎么信不过我吗?怕我把你吃了?”说完不等小芳犹豫就拉着她到了招待所。小芳课堂上没有学过两性知识,父母比较保守也不会教,社会上更没人教这样一位小姑娘如何爱惜自己身体。

  孙丽自己住一个单间,她家人都住在后面一排房子里,所以她做什么家人也不知道,也不管她。小芳以前也听单位的人说孙红不正经,和很多男人勾搭睡觉,她没当回事,有时候还劝别人不要乱说,以为就是孙丽漂亮,别人嫉妒她,瞎编排的,但是今天她看到这场景,异常的难受,一个是最好的闺密,一个是最爱的男人,她的心里就像刀割一样的疼!

燕子也无话可说,老公是孝子,总觉得她妈身体不好,他有义务照顾自己的妈妈。燕子看着能吃饭能喝酒能抽烟婆婆每日里就说自己身体虚弱,真心无数个冷笑都化解在冷漠里,她知道,在这里给她带孩子的婆婆还缺了一项娱乐,那就是打麻将。

一进招待所,那男人就原形毕露,迫不及待的抱着小芳。小芳开始有些抵触,后来生理上的反应战胜了理智,不断袭来的快感让小芳放弃了抵抗,任由那男人摆布。当那男人进入的一刹那,小芳突然觉得下面好疼,挣扎已经太迟了,眼泪不断的留下,嘴巴确不敢出声。一切结束后,男人翻身睡去。留下小芳一晚上怎么也睡不着,陪着她的是床单上那一抹殷红的痕迹……

  腼腆的小芳不动声色,依然平静的生活着,每天上上班,打打牌,和孙丽逛街,说笑。这一天夜里,小芳起来小解,突然发现老公又不见了,这一次她没打电话,而是穿衣服起床,悄悄的来到孙丽住的房子后面,先是趴在她的窗子外面听听有没有动静。这一听,小芳瞬间傻了,她听到了啪啪啪的声音,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还有男人叫着孙丽的名字,快乐的呢喃着,那男人的声音她就是闭上眼睛都知道是谁,就是她老公张杰。屋里一阵阵的浪叫,女人勾魂的呻吟着,男人欲仙欲死,不停的叫着孙丽的名字,啪啪啪……

婆婆懒,但心是透亮的,她知道燕子的想法,所以,两个人明里暗里是较着劲的。而作为中间调停者的老公,他心疼自己的妈妈,他也爱自己的老婆,但他没办法说服两个人相亲相爱。因为作为他自己来说,他没有工作,挣钱不多,房租和孩子的奶粉钱都得靠老婆。如果说结婚前,他一直靠着家里养活着的话,那么结婚后,他就是靠老婆养着的人,没有经济大权,当然说话也没底气的。

回去后,他们算是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时不时会一起出来吃饭、游玩、开房。小芳渐渐发现那男人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好,他装修的工作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时有时无。没事的时候就喜欢打麻将,输多赢少。找小芳玩,每次到最后都要求开房。渐渐的出手也没以前大方了,时常找借口向小芳要钱。

  小芳恨不得一脚踹开房门,让这对狗男女的丑事人尽皆知,让他们被千夫指,万人唾弃,但是他们不要脸,自己还要脸啊,儿子马上读幼儿园了,爹妈以后在村里再也不能昂首挺胸地走路,世俗的眼光让她伤不起。小芳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家的,她没有哭,绝望的躺在床上,耳边一直回荡着那放荡的叫声,她感觉灵魂出窍了,一直游走在那个窗台上。天快亮的时候,张杰回来了,小芳闭上眼睛装睡着。他听到张杰轻声的来到床前,脱下外套躺下,没一会就均匀的打起呼噜。小芳翻身坐起,看着熟睡的男人,她恨得咬牙切齿,真想伸手掐死他,但是她又忍住了,她想到了幼小的儿子,还有他们从前快乐的时光,她心软了。

04

有一天,小芳发现自己大姨妈推迟了一个月,而且自己有些厌食、低烧,像生病了一样。她同宿舍的大姐看到问了句:“你不会怀孕了吧?”小芳懵了,在大姐的帮忙下买了验孕棒测试,果然是有了。她还是个孩子,稀里糊涂的肚子里又有了个孩子……

  张杰醒来时,小芳已经做好早饭,她坐在凳子上看着张杰,这男人并不帅,黑瘦,但是眉羽间却带着坚定的自信,还有那么点痞气,竟有种坏坏的男人味。小芳怎么都忘不了昨夜的事,她终于忍不住的问,

就这样,燕子每日里早出晚归,回到家就跟孩子在一起,忽略其他一切。婆婆有时候酒后装醉,对她冷嘲热讽,而燕子不接招,以冷漠对之。这更令婆婆气得发疯。燕子不在家的时候,就会跟燕子老公说燕子对她不尊重,说自己儿子没有男子气概管不好老婆。有时候燕子老公招架不住自己老妈的耳边风,也会找燕子的碴儿,燕子几句话就让她老公就没话说了。左右摇摆的男人,就这样左右摇摆着。

小芳打电话给他,关机了……肯定是在打麻将,每次通宵打麻将他都关机。小芳没办法,只跟他发了条短信:“我怀孕了。”

  “老公,你昨夜去哪了?”

05

第二天上午,小芳还是正常在店里上班,那男人突然来了,把小芳叫了出去。那男人脸上有些青肿,像是被人揍了。他塞给小芳两千块钱,说:“把孩子打掉,现在我们养不起孩子。”

  “没去哪呀。”张杰眼神飘忽不定。

这次矛盾激化,是必然。起因不重要,它只不过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小芳没出声,眼泪决堤般往下淌……

  “我都看到了”

这个周末,燕子带着一些工作回家,孩子由老公哄着,她在自己房间里工作。就不时听到婆婆在外面跟她儿子说话,但明显是让燕子听到的。“大周末,你也得休息一下啊,孩子妈妈呢?”“没见过你这么听话的男人,让你干啥你就干啥。”“我的大孙子啊,周末了也不能跟妈妈一起玩玩。”“那衣服你别洗,一个大男人什么衣服都洗吗?”……

PS:那男人为什么脸上青肿?可以关注“孝感人的孝感人”公众号查看历史文章中的《不肖子当街辱骂老母亲被暴打,老母在旁哭喊:莫打我儿……》。

  “你看到啥了?”

燕子实在听不下去了,就停下工作,去卫生间洗衣服。因为脏衣服里面有她的内衣,婆婆看到她儿子要给媳妇洗内衣,就不让自己儿子洗。其实她没来的时候,燕子老公是将所有家务全包了的,燕子根本不用自己动手洗衣服。

  “你和孙丽的事,我都亲眼看到了。”

燕子把衣服洗完,去阳台上晾,阳台与客厅隔着一扇玻璃门,她婆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燕子的一举一动。晾衣架上有一些衣服已经半干了,燕子就把那些要干的衣服往边儿上移了移,把自己刚洗的衣服晾在开阔点的地方。刚晾完衣服,关阳台门往客厅走时,就见她婆婆一阵风似的从她身边闪了过去,到阳台上,把刚才燕子移动的那些衣服里她自己的衣服找出来,把燕子刚洗的衣服划拉到一边,把自己的衣服挂上。伴随着这动若狡兔的行动的,是她彪悍地东北骂人话:“什么**玩意,自己衣服晾到好地方,把别人的衣服推一边儿去。真他妈够自私的了……有人养没人教的东西……”

  “你跟踪我?”张杰恼羞成怒,说着话把碗朝地上一摔,站起来了。“是的,我和她睡觉了,怎样?”

燕子一口气堵在胸口,回过头问:“你骂谁呢?”

  小芳冷笑一声,眼睛盯着那张因生气而变得狰狞的面孔,小芳见老公没有悔意还这么横,顿时火上心头,站起来就去用指甲抓他,但她哪里是当过兵的张杰的对手,没等她靠近,就被打得鼻青脸肿,浑身是伤,变了心的男人,下手真狠,用脚使劲的踢她肚子,拽着她的长发将她的头使劲往强上撞,可怜的小芳只有哭的份。

“谁把我衣服推到一边的我就骂谁呢。”老太太明目张胆地直视着燕子。

  从此以后,家里就没了安宁,变成了战场,张杰开始夜不归宿,索性就住到孙丽的单身宿舍,甚至在单位当着小芳的面和孙丽打情骂俏,小芳去找单位领导,局长是张杰老爸的同学,也只是轻描淡写地批评张杰几句,然后说了句:清官难断家务事,我也管不了呀!单位里的人都同情小芳,背后骂那个狐狸精,但是同情归同情,这件事仍然成了大家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事情,而且有的人还添油加醋挤眉弄眼的指指点点,小芳总觉得很丢人,心情万分沮丧,眼不见心不烦,她索性办了病退,局长倒也爽快,立马就同意了。

“你别为老不尊。”燕子面对泼妇般的老太太,实在不知道用什么话合适。

  转眼儿子要上小学了,小芳就去了市里看儿子上学。远离那片烦恼的地方,小芳把全部的爱都注入到儿子身上,每天为孩子洗洗刷刷,帮孩子检查作业,日子倒也充实,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想起往昔,想起小河边咚咚的心跳声……

“我为老不尊?我辛苦给你看孩子,你尊重我了吗?我们又不欠你的,整天给谁脸色看呢?我告诉你,就我儿子,不要你了,满大街的小姑娘在等着呢。”

  张杰和孙丽如鱼得水,尽情享受着二人世界,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孙丽的爹妈死活不同意女儿嫁一个二婚男,永远背着狐狸精的骂名。孙丽不吃这一套,爹妈也拿她没办法,但是爹妈不松口,她也结不了婚,况且还有小芳,她们虽然分居了,仍然是合法夫妻。孙丽开始怂恿张杰离婚。张杰觉得人家顶着未婚的名声和他在一起确实不能委屈了她,但是他就没有想过小芳的委屈,这个男人已经被蒙蔽了双眼,他看到的只有孙丽的风情万种,看不到小芳默默地付出。

燕子简直要气得发笑了,这是谁给她这样的自信。她儿子和她家里,这几年都靠燕子来救济呢,她在家坐井观天,还真以为自己是皇太后呢。“那你让你儿子跟我离婚另娶吧。”

  张杰回到市里的家,又和小芳提起离婚的事,小芳说:“我是一个传统的女人,不会和你离婚,除非我死。”

“你以为我们不敢吗?”

  “你别占着茅坑不拉屎,给脸不要脸。”

“你敢,你什么不敢!天下就你第一。”

  “不知道谁不要脸,还猪八戒倒打一耙!”

这时候,燕子的老公抱着孩子从房间里出来,喊道:“都少说两句,孩子听着呢。”

  “我现在不要你了,你还赖着干啥?”

燕子看着孩子,马上闭上嘴,伸手去抱孩子。

  “你当初在小河边怎么说的?你的良心呢?被狗吃了吧!”

这时候那老太太,看到儿子过来了,以为来了帮手,一步从阳台跨进客厅,大喊着:“信不信我揍你,你爹妈不教育你,我来教育你。”说着就冲到了燕子面前。燕子抱着孩子说:“你自己放尊重点,我懒得跟你争吵。”说完就要转身回屋。这时候,老太太伸手就狠狠一巴掌打到燕子的耳根处,燕子一下就感觉那只耳朵听不见什么了,孩子也吓得哇哇大哭。

  “你就是下贱,离了我不能活了吗?”张杰说着话就朝小芳扑了过来。

燕子稳住身体,抱紧孩子,喊:“你疯了吗?”燕子老公这时候也奔了过来,冲他妈喊了一句。她妈一听她儿子喊她了,一下子就坐到地上大哭起来,嘴里无非是她儿子不体谅她了,帮着媳妇欺负她了。

  “你干什么?滚蛋,放开我。”

燕子老公看着燕子红肿的脸颊,把孩子抱过来,又看着在地上撒泼的老妈,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呆了片刻,就随他妈说:“快起来吧,这地上多凉。”

  张杰带着报复的心情,把小芳的衣服全扯破了,把她压在身下,嘴里竟然还故意的一直喊着孙丽的名字。小芳哪里经得起这打击,张杰就是明明的在羞辱她,用最卑劣的手段逼她离婚,小芳拼命反抗,张杰根本就不理会她,完事之后扬长而去,留下小芳呆呆的坐了一夜。

燕子听了冷笑一声,自己进了房间。她看着镜子里红肿的半边脸,轰鸣的耳朵,外面是一声声的哭号,还有低低地劝解,她突然感觉像做了一场梦。

  由于张杰一直离婚不了,孙丽慢慢地就忍受不了了,一边父母还逼婚,她终于赌气答应父母安排的婚姻。那是一个叫江华的很帅气的现役军官,不明就里的江华很快爱上了漂亮的孙丽,婚礼尤其热闹,张杰作为孙丽的同事受邀参加婚礼,孙丽敬酒的时候故意走到张杰身边,用挑衅的眼神看着张杰,张杰饮下满满两杯白酒,顿时有几分醉意,新郎江华不知道详情,也敬了两杯,张杰最后被人抬着离开婚礼的,他的同事们一直窃窃私语,只有新郎被蒙在鼓里,还把孙丽当成宝贝一般。

06

  在张杰看来,造成今天这种局面都是小芳造成的,他开始了对小芳无休止的打骂和羞辱,小芳的精神慢慢地崩溃了,甚至产生幻觉,眼前都是张杰和孙丽的影子,多少个黑夜里被吓醒,她时而哭,时而笑,她被张杰和孙丽逼疯了,医生说是严重的精神分裂症。小芳每天都把自己紧紧地锁在家里,谁叫都不开门,儿子也不能照顾了,孩子奶奶把孩子接走了,没了儿子这根精神支柱,小芳时常抱着枕头,一会喊张杰,一会喊儿子,时而骂孙丽“贱货”,一会哭,一会笑,好端端的一个人彻底残了。

她坐在我面前,哭得浑身哆嗦,颤抖的身子显得更加弱小了。我让她躺到床上休息一会儿,她顺从地躺下了。我坐在床边看着她,过了好一会儿,她渐渐平静下来,她说:“你说我是不是该离婚了?”

  小芳的妈妈知道后不久就病倒了,她看着曾经美丽的让她引以为傲的女儿变成这样,一口气没上来就离开了人世。小芳的娘家人找张杰闹了很多次,无奈张杰家有钱有势,眼看着刘艳封闭在那栋房子里,越来越疯了,家人列出了一系列条件,同意代替小芳答应张杰离婚。条件是给小芳再买个房子,必须是一楼的,有院子的,还得给她买上保险,再给她五十万,由小芳家人保管。这段曾经让人羡慕的婚姻终于结束了。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离婚,他们夫妇感情还好。不离,有这样的婆婆日日都如生活在地狱。此时,我也不能虚伪地说什么调整心情、彼此理解之类的话,因为世上就有那么一类人,冥顽不化,不可理喻。所以,对面她的问题,我沉默了。

  拿到绿本本的时候,张杰立刻通知了孙丽,此时的孙丽已为人母,儿子的满月酒上,张杰成了孩子的干爹,他看着故意在他身边喂儿子的孙丽,那对乳房圆滚滚的,好像比以前又大了许多,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孙丽看到那猴急的模样,不由得笑出声来。

  张华探亲假结束就回了部队,作为干爹的张杰理所当然去看望干儿,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孤男寡女又点燃了干柴烈火。毕竟孙丽是有夫之妇,纸是包不住火的,江华听到了闲言碎语,忍不住质问孙丽,孙丽可不是省油的灯,

  “你既然听到风声,我也不瞒你了,你听到的都是真的,就连这孩子都不是你的。”

  “臭婊子,你他妈给我滚!”江华歇斯底里地怒吼着。

  孙丽抱着孩子从江家出来的时候,张杰早就开着车等在那里。这对被无数人谴责的情人,真的走到了一起,再也没有人阻拦。

  只是善恶终有报,张杰在一次出差途中遭遇车祸,虽然没有伤其性命,却瞎了一只眼。没多久局党委研究:张杰因身体有恙,不适合再做销售科,调至保安部。

  那天张杰喝醉了在单位门口叫骂:“你们这些领导就是狗眼看人低,我爸刚退休,你们就落井下石。”没过几天,一张下岗通知书就摆在了张杰的桌上。

本文由www.w88985.com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蕾蓓如玉,霜叶落九天文学资讯

关键词: www.w88985.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