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卷二十三,制诰三十七首文学资讯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19-07-06

  【驾部制】

  昔周建亲戚,盖五十三国,以蕃辅京师;汉封骨血,或连数十城,以承卫帝王。所以强时势,固根本,计虑深矣。朕甚慕焉。矧先帝之子,朕之仲弟,宜膺显册,进启大邦。兹惟典常,夫岂敢废?某渊静冲约,孝友忠笃。不挟其贵,以从匪彝;不恃朕恩,以作匪德。奉法遵职,夙夜小心。王于雍邦,滋久弥邵。惟营丘之野,临淄之中,尚书太公涓之所建国,兼岱及海,天下重地,是用立尔,保兹东土。三公之仪,元帅之节,爰田真食,备物宠章,大告于廷,咸以属尔。呜呼!《书》称帝尧之德,曰“以亲九族”;《诗》美文王之圣,曰“刑于兄弟”。盖教自上行,爱由亲始,先王之道,不易之理也。今予命尔,不违兹谊。尚悉尔心,其励相朕。使百姓百姓于变时雍,由家及国,罔不作孚,以屏予壹位,填拊方夏。实诿在王,时其勉之。

  【胡援杜缎滩坷芍兄啤

  系累舂饣喜之人,恤其廪给,而申其诉竞,主以郎吏,国之旧章。尔惟惠兹,宜莅厥职。尚思奋励,以称柬求。

  赞为名命之臣,法当侍从,非独在于研讨翰墨,发挥诏号而已,必将注解治具,思献其可,以弼予违。故非其人,夫岂虚授?某敏有的时候材,优于学术。擢于不次,俾典训词。维能守其所闻,能够辅予不逮;维能明于体要,能够见于小说。其尚懋哉,方观汝效。

  敕具官某:吏之有属,所以相成。勾稽簿领之书,交修官守之事,往从宪府,尚懋尔劳。可。

  【礼部通判制】

  朕稽于古以正百官,使循其名以效其实。惟舍人中书之属,以典掌命令为任。而况列于侍从,则又职在论思。方朕明纪纲,定宪度,感觉民极之初。非能见于小说,何以究宣朕志?非能通于世用,何以弥纶庶务?进在兹位,不其重欤!某官某,忠正仁笃,达于古今。其文足以代王言,其智足以谋治体。断自朕意,以为选首。其尚尊尔之学,以拿手训词;奋尔之庸,以裨于政理。使尔能称厥职,而朕预于知人。其惟勉哉,以祗厥服。

  【杨汲三明卿王衮韩晋卿少卿制】

  【都督知杂制】

  【侍中制】

  敕具官某:为郎居中,时之妙选。邦宪轻重,典领惟艰。朝之隽良,俾佐吾事。夫刑期于无刑,此朕志也。尚思明慎,以称厥官。可。

  【屯田制】

  朕于天下之事,以禀承处决属之中书,审阅驳正归之门下,而使御史推而行之,此三省所以异任而相成。故长令、仆射,皆宰相之任,而左右省令尹,所以贰之。盖谨其名者,固将循之以稽其实也。必使位无虚加,人无虚受,以修国家之务,然后称朕意焉。某明允修洁,学通今古。以风力之敏,见于积用;以志行之笃,重于朝廷。擢自从臣,预国机政。多引概略,沃于朕心。维董正治官之初,介东台管辖之寄。历选在列,汝往惟允。夫坚一心以在朝廷,康万事以亮天功,汝之任也,其尚勉哉。

  敕具官某:计群吏之课,而议其诛赏,郎于天台,任属尤重。维时髦士,宜服宠名。使殿最允,而作用兴。待汝能称其职,可不勉哉。可。

  【责太傅制】

  【中书舍人制】

  【陈向度支员外郎制】

  【太傅中丞制】

  【左右正言制】

  【刘奉世吏部员外郎制〈右选〉】

  里正董摄纲纪,肃元日廷。于政之有不当于理,于臣之有不协于极,皆得言之。故吾甚重其选。尔有列于此,能勤厥职。虽岁月未久,而风望甚高。今有司奏尔之课,于法当迁。吾不得留,易之郎位。使尔之自效,能不择官,则吾于报功,亦有异赏。尔其勉矣,无忘训言。

  本天下之政者,太史也;本都尉之纪网者,左右丞也。盖众职之治乱,万事之废举,纠而正之,实其任焉。今朕董正治官,使左徒缵其旧服,以仆射为任政之臣,而六卿各遵其职。至于网辖之地,所以警察邪,绳谬戾。参知政事有不举者,得并而治之。则其系于体尤重,是以进其位叙,使得贰吾任政之臣。非望临不经常,朕岂虚授?某明允忠笃,通于古今。列于庙堂,以义陪朕。是用考择,感到选首。其尚体予所以处尔之重,勿苟勿随。俾百工庶尹,知尔之不私于法,罔敢不正。称朕所以作则垂宪、始今行后之意。尔可勉矣,朕有希望焉。

  敕具官某:财用多寡之数,物产丰约之宜,司度之曹,典贰为重。尔惟干敏,宜服厥官。夫能下宽齐民,而上足经费,朕方励精庶政之日,尔尚悉其猷为。可。

  台无医师,中丞则提辖之首。当专决庶务,实总邦宪。朕选于众,然后属之其人,岂不重哉?某敏茂直清,通于学问。辍自右史,往践厥司。夫振举纪纲以表达法度,纠绳邪慝以肃正臣工。朕方虚心,志在于与人为善;尔能苦口,无患于不得其言。其尚自强,以允公论。

  【中书令制】

  敕具官某:麟台小说之贰,郎以词学为之。尔敏茂精明,久游书观。宜迁阶品,往服厥叙。属尔以文章之选,其体予奖遇之恩。可。

  【中司授太中山高校夫制】

  躬闳廓之材,体纯一之德。翊亮三后,格于皇天。惟初登庸,合志皇祖。仁民爱物,日陈上前。进贤退奸,阴利天下。侧陋幽隐,明扬罔遗。靖谮庸回,削灭无类。及受末命,戡济勤奋。以己徇时,坐定大议。天望人事,吻无间然。市朝不惊,按堵如素。海内万里,外薄胡人。率职骏奔,无敢先后。昔三代遭变,继世之初,干戈警务器具,陈及门庭,书之史官,感到后法。以至两汉嗣位,则又闭城屯兵,感觉传说。未有兵藏于库,士散于家,而传序继统,中外晏然,如后天之盛也。是由列圣功德,无穷之休。亦惟廊庙之上,远略大度,身任社稷,克济登兹者也。

  敕具官某:《周书》曰:“不惟其官,惟其人。”则古今之正治,官得其人固为急也。仪曹之于郎位,副贰所属,考择甚精。尔以知识充分,册名儒馆,宜升阶等,往祗厥服。朕方明于赏劝,以待群吏之成。尔尚懋于厥修,庶能康朕之事。可。

  左徒本天下之务,而吏部典掌大选,至于所属之曹,有行封爵、议勋庸、稽功课之事,咸以咨焉。近世来讲,职务于他司,而位为虚器。今朕董正治官,使归其名分,岂虚为哉?固将循之以求其实。盖明纪纲,定制度,以厘百工,熙庶绩,此朕志也。令尹实贰其长,非独当修其官,且将推明新制,以行今而传后。则其选授,岂不重哉?某管教育学行义,有闻于时。列于从官,献纳惟允。是用命尔,实首兹选。其体予所以择而使尔之意,务祗厥服,使政举法行,称朕之意。惟尔亦永有称于后人,可不勉欤!

  【门下中书县令太傅左右丞制】

  敕具官某:皇城城隍,程匠度材之事,郎于起部,其选什么高。询求在廷,尔材惟允。朕方董百工而康庶务,尔尚勤夙夜而能厥官。可。

  中台行政事务所出,兵部司马之任,所以典总师傅和徒弟,扬国威武。至于按图辨地,驾车库兵,司存之事,莫不咨焉。今朕考古以伤官仪,将使处其名者必效其实,由是以推朕之志,明纪纲、成法度焉。八座之贵,夫岂轻以属人?某明达事机,好谋能断。列于侍从,忠益居多。夏官古卿,是用显授。朕患今之兵不与农合,故因保伍之法,修阅试之令。庶夫使民知兵,近于古义。夫究宣朕意,使吏能奉承而民皆向劝,以共武之服。时汝尽职,可不勉与!

  【左右谏议大夫制】

  敕具官某:封爵之恩,施于内外。所以亲亲尊贤,国之典也。首脑之任,郎选甚高。明扬尔能,俾践厥位。朕方正名以稽群吏之治,而议其劝惩。尔尚起哉,以敏来效。可。

  【户部太史制】

  【门下刺史制】

  【林希小说佐郎制】

  典掌明命,总持宪纲,非博学有文,强毅忠笃,曷能够兼斯任哉?某志行清夷,材资敏达。更践内外,试用惟允。论思禁掖,肃元春端。蔽自朕知,拔于不次。惟明于体要,能够见于训辞;惟公于是非,能够施于刺督。尚懋厥守,方观尔能。

  【左右司太守制】

  敕具官某:参理折狱之事,主以列卿,其选什么重。尔演习吏治,阅试惟旧。廷尉之选,

  朕正群司之名而责其实,归天下之务而本之上大夫,故郎选甚高。维春官之属,礼乐所出,宜得智谋材之士,以修厥官。某业履望实,见于世用。考择于众,莫如汝谐。其尚体予董正治官之意,于夫创建之初,明纪纲,兴旷废。惟知其要乃能图其详,其惟悉心以祗厥服。

  都督、中书、门下三省,本天下之务,而太守、令、仆射,为宰相之任,旧矣,自唐政不纲而失其守。今朕董正治官,使三省之长皆复其任,而于上大夫左右丞、左右省知府,秩有升降,使贰吾任政之臣。夫居纲辖之地,与里胥更相察举,所以警察邪,明宪度。而太守于左右省,无不统理。则其所系,于体尤重,非优良之材,不在兹选。某官端方笃实,学有渊源,预于政机,人望惟允。某强毅忠厚,通于古今,谋谟堂庙,休有令闻。是用命尔,以为选首。其尚体余所以处尔之重,勿苟勿随。使百工庶尹皆知尔之不私于法,罔敢不正,而政令之自上出者,罔不得宜,以称朕所以作则垂法、始今行后之意。尔可勉矣,予有异常的大可能率焉。

  【李立之范子渊都水使者制】

  田畴生齿之籍,谷帛货泉之计,下以制民之产,上以经国之用,水官之贰,实参总焉。朕方因能以用人,正名以授职,俾服予事,必惟其材。某顷以通敏之资,久更要剧之任。往副民部,孰如尔宜?夫知农之困难而有以劝助,视财之丰匮而有以均节。使公藏赡足,而私蓄羡盈。朕将观尔之能,尔其无懈于位。

  【节相制】

  敕具官某:财用金宝有先生之政,权衡度量有创制之法。司珍之任,实典治焉。佥曰尔材,宜在兹位。国有陟明之典,待尔长于其官。可。

  夫礼之节文,乐之和声,所以成三材而育万物。典掌之任,秩亚春官。朕方考正百工之名,而大修法度之政,其于寄属,必惟其人。某材出士伦,学通经术。宗伯之贰,尔往钦哉。其思先王制作之方,而务知治民易俗之要,其于礼体,非在于钟鼓玉帛而已。尚称厥职,以副予作则垂宪之心,可。

  舜用皋陶,若股肱之承元首;商咨故事,如舟楫之济巨川。盖一体之相成,或两求而莫值。肆朕缵极,寤寐隽良。果得异能,属之大任。用扬孚号,明谕在廷。某行蹈花潮,学通今古。从容应物,有适用之材;慷慨立朝,多据经之论。比回翔于禁闼,遂更践于枢庭。阅岁已深,服劳惟旧。朕惟纪官之敝,久废邹静之名;分职之殊,固难于核准。为司存之定制,俾位号之无虚。乃眷宗工,宜加┆数。东台总理之任,爰处于弼谐;青宫发言人之司,仍跻于端右。体加隆之注意,当益懋于壮猷。呜呼!秉国之均,天下之所取正;熙帝之载,朕心之所仰成。使万物各遂其生,而一夫无失其所。以辅予治,往惟汝谐。

  【王陟臣马充户部员外郎制〈右曹〉】

  昔舜咨于众:畴若予工?群臣荐垂,往祗厥叙。盖缮修兴造,程众艺,饬五材,国家之务,不得以不属之其人。今中台起曹,实践其任,矧屯田、虞衡、平水之职,莫不隶焉。正名之初,其选尤重。某材力强敏,周于计画。更阅内外,时称汝能。俾服冬官,蔽自朕志。夫详明品式,以训匠建事,使费省于国,力宽于人,至于垦地、山林、沟洫之政,莫不毕举,皆汝守也。其尚懋哉,以率厥属。

  天有宝命,集于朕躬。惟用旅瘢罔以自逸。敷求良弼,作为依据。若圜就规,若正识墨。今朕得士,谂于在廷。某广博静渊,密于世用。推其计画,见于有效。考其功绩,效于已试。尔为尔守,宜立辅朕。兹用诏尔,位于东台。呜呼!自周衰的话千有余岁,先王之道蔽而暧昧。振坏扶微,朕窃有志。尚懋朕佐,图惟设施。参诸经训而不违,质诸时宜而不谬。无崇小慧,以易大猷;无伐己能,以距众善。惟赏刑在上,无法僭;惟聪明在下,不得以弗。俾厥后克济其任,则尔身永孚于休。其往起哉,以承作者祖宗之丕烈。

  【蔡京范揽脊υ蓖饫芍啤

  【水部制】

  有为之君,举贤以自助;有志之士,遇主而后伸。两常相须,而相济者少;两常相求,而相值者寡。朕观前代君臣之际,圣贤相与之盛,慨然欣慕,愿比迹焉。今得其人,诏于尔众。某行无锱磷,学有原本。材智谋,淑问惟旧。纳忠左右,匪懈夙宵。蔽自朕心,命尔予翼。列于右相,进贰西台。呜呼!自道术不明,而世敝滋久,法度多缺,而纪纲浸微。图治者以古为迂,错事者以苟为得。兵安于坐食而不合于农,士习于空言而不知为吏。礼义廉耻,阙而不思;朋党比周,靡然成俗。任之以学瑁而败官以墨者方兴;起之以赴功,而便文自己经营者滋出。伊欲黜汉唐之浅陋,追尧舜之高明,尚懋相予,予忱不贰。使千载之坠振于一朝,上下之间配于前烈,以扬小编先后之光训,亦缵尔旧服之显庸。

  【徐禧县令中丞制】

  【主客制】

  朕饬正三省,纲理万事。号令所出,本诸西台;阅审驳论,属之黄闼;推而达之,则在会府。以其官之长贰,皆为任政之臣。鼎足居中,各遵其职。分守则异,合谋惟一。时予俊拢宜就兹列。某身笃学行,自幽而显。宣力中外,绩用弥邵。惟文昌政本,揆叙百度。介于左省,考慎朕命。图济厥服,尔其往哉。朕训迪治官,顺稽于古。使其体至大,而统之有要;其事至众,而举之有条。不惟其文惟其实,不惟其位惟其人。尔允念兹,以勤予翼。盖先代之法存于籍者,既残缺而难循;当今之宜殊于昔者,又舛违而易远。酌是彝宪,成之甚艰。尚迪庶工,奉若维新之则;亦永来世,预有无穷之闻。

  【王祖道司封员外郎制】

  【兵部经略使制】

  典掌书令之任,为朕左右之臣,非独在于润色Sven而已,固当论思治体,以辅朕之不逮。朕博考天下之材,然后全体拔用,则于付授,岂不慎哉!某强识敏学,通于理要。砥节励行,忠笃不回。朕惟汝嘉,使在兹选。朕有实事求是,二十二日17日万几之虑,汝则思辅以谋猷,忠于献纳;朕有作则垂宪,施命以告四方之志,汝则思达以文辞,见于号令。使尔为称任,则朕为得士,岂不休哉?尚其勉矣,以服厥官。

  【刘蒙左徒台主簿王子琦太常寺主簿制】

  内外经费之事,总于句考之司,郎实主之,位重省闼。尔惟明敏,宜能厥官。惟时懋哉,以服予训。

  有事殿内之臣,职在于平奏述,详命令,驳其违者而正之,覆其善者而行之。至于决狱官人,发驿遣使,洗刷冤屈滞,察苛娆,莫不总焉。其任可谓烦且重矣。朕董正治官之始,思得其人,以称厥位。以尔具官某,忠笃强毅,明于理体,劳阅甚茂,朕惟汝嘉,列之东台,公议所属。惟精敏不懈,能够统治要剧;惟刚方不苟,能够辨白是非。尔其慎于厥修,朕方观汝之效。

  敕具官某:传声赞道之官,所以宾接四方之使客。位在九列,礼秩甚隆。正名之初,考择惟慎。尔以辞学材列职史筵。宜进文阶,往承厥叙。尚其祗饬,以服朕恩。可。

  率屯戍之兵,服畎亩之事,所以益边省馈,佐国裕民。郎于中台,总其政令。用尔之敏,宜能厥官。往服宠名,无忘奋励。

  朕隆于亲亲,非特私恩而已,所以教天下厚人伦也。尔家庆所钟,王室之出,列于使领,兹惟异宠。往思报称,待尔中年人。

  【范子奇工部御史高遵惠员外郎制】

  舆马辇乘之奉,垂阝驿圉牧之治,中台要务,主以郎曹。敷求得人,俾任吾事。夫《俊分颂,养马之诗也,盖其大约,曰思无邪。然而为政之方,斯可知矣。能识于是,夫何远哉!

  【左右常郎中制】

  敕:朕正名以定群臣之位,辨位以责庶务之实。矧风宪之官,纪纲所属,曷可以不明其任哉?具官某,强敏仁笃,学通古今。擢典训辞,遂持邦法。宜专分职,以应新书。是用掇自右垣,仍其阶品。俾尔纳忠宣力,得壹意于中司,以董齐百工,而肃正内外。庶余之作则轮更制度,罔或不虔。在尔懋哉,知其所守。可。

  【户部上大夫制】

  【韩琦制】

  朕惟天之所以视听者在民,故朕之所以承天者,以小编民事为尤重。夫能使作者民足于衣食,安于作息,无愁怨叹苦之声,有廉耻自重之谊者,在夫州县之吏而已。朕既择人,付以兹任,而尚忧夫方域之广,生齿之众,吏或不明不良,不可能究宣恩德,使达于下;开导群情,使通于上。是以置使分局,属之刺督。而考核幽明,甄别淑慝,罕能务称其职。朕方宪于先王,以正百官之任,使处其名者必效其实。夫比群吏之治,而谨其劝创,固朕之所孜孜而不敢怠也。廉按之臣,其体朕意,于夫治人之官,审加察焉。使纯明修洁、慈祥仁笃之吏,无壅于上闻,而昏庸污慢、苛薄偷伪之人,不可能自匿。庶夫事举刑清,和乐交于内外;风移俗易,忠厚格于佛祖。方虚朕心,以观汝效。奖赏处理罚款有典,谊无敢私。其尚钦承,朕言不食。

  【监察节度使制】

  虞氏之咨四岳,惟亮天功;周家之建六官,认为民极。朕参于古义,质以今宜。以右省典正于钧衡,以中台总持于纲纪。兼是重任,时惟宗臣。播告在廷,其听新命。某敏于学术,优有的时候材。以经远之谋,弥纶治具;以察微之智,练达事几。由展采于禁林,遂升华于宰路。协宣劳力,积有岁时。朕惟授职以量能,宜循名而责实。稽先王之作则,以正百官;起多士之赴功,庶康万务。眷言旧德,申以异恩。维化原实系于内枢,俾首弼谐之任;维政本一归于会府,仍跻端揆之崇。宠秩所加,委成弥重。岂独仪刑于列位,固将叙正于彝伦。呜呼!成一德以格皇天,辅予于治;厘百工而熙庶绩,待汝有为。其务迪于壮猷,尚思齐于前哲。体兹注意,维往懋哉。

  敕具官某:田畴生齿之籍,赋租课入之法,郎于省闼,典领尤重。邦之隽茂,俾服厥官。尔能敏于事功,朕岂稽于信赏!可。

  川渎幸免,宣其利而备其害,四方万里之远,郎实总领,秩甚宠焉。尔以周材,朕用选授。夫知水之不可障,而导之使行,此成法也。推而见之于事,待尔能称其官。

  谏议大夫掌批评旧矣。今列于从官,实有言责。事无大小,皆得开陈。当其可从,则为之更下令,易取舍,固朕之所虚心而听也。朕方于天下之忠谠,惟恐不闻,则居是任者,直己以事上,夫何间哉?某器度和胆识强敏,明到未来古,俾职献替,佥曰汝宜。夫能通上下之情,而使朕立于无蔽之地,治道之所由出,在汝能称其任。可不勉欤!

  敕具官某:耕敛协理之法,沟防通塞之政,郎于省闼,典领尤重。邦之隽茂,俾服厥官。尔能敏于事功,朕岂稽于信赏!可。

  搜田有时,而泽梁有禁,虞衡之守,所以遂嘉生而参化育。中台典领,咸属汝材。其思顺鸟兽草木之宜,以称朕恋人及物之意。

  【相制二】

  【赵令铄祠部太守制】

  夫饬五材,程匠事,国家之务所不可已也。故共工氏之贰,任属非轻。朕方若稽旧章,财比肩号,思得智能之士,以副采择之详。某开达敏强,明习传说。冬官宠列,俾介厥司。考究制度之文,纪纲修缮之政。在尔能举其职,以称小编高管万事之心。其尚懋哉,往祗厥服。

  昔大汉之兴,鉴孤秦之敝,分土而开者九国。当高祖之初,同日而立者三王。在孝武之世,或支庶之疏属,或宗嫡之近亲,所以蕃辅京师,承卫天子。今朕按图规地,诹日定封。推性格之厚恩,自个儿伦之通谊。以隆公室,盖率旧章。某钟气至灵,生材特异。聪明先物,不自于镌磨;孝爱绝人,非由于嘉勉。比服公圭之宠,仍分将钺之崇。休有显闻,洽于时论。是用畴其爵邑,列以真王。建尔国家,保兹东夏。视掏于宰席,增衍食于爰田。用强磐石之基,实重维城之势。呜呼!册之宗庙,申戒因其土风;式是大邦,亲临定其名目。尔尚无作匪德,以追配前人之休;无从匪彝,以答扬皇祖之训。俾人预怀荣之庆,而身兼燕誉之祥。王其勉之,朕命惟允。

  敕具官某:虞度营屯之事,储存岁月之勤。序朝位于殿廷,尚益思于奋励。可。

  牲豆酒膳,辨其仪数而修其政,春官之属,郎秩甚宠。询求材实,尔允佥言。尚思钦承,以称推择。

  某纯明广博,信古知今。用尔之长,俾有言责。夫言人之所难言,尔无不尽。而闻之如恐不比,朕岂敢忘?其尚懋哉,无或容而已矣。

  【试中书舍人制诏三道·敕监司考核州县治迹诏】

  【比部制】

  【相制一】

  【刘挚礼部节度使制】

  刑者所以禁人为非,而圣王之所尤慎。中台首脑之任,秩贰秋官之崇,朕方正名以稽群吏之治,而大修制度之文,必惟其人,俾服予采。其慈恕忠笃,明习法令。参执邦典,莫如汝宜。夫能使民无冤,亦已善矣,推之能够致于使民无讼。尔尚勉哉,以承予纲纪四方之志。

  【赠第八皇子制】

  【黄靥常大学生制】

  【礼部制】

  朕受天命抚万邦,实承祖宗之盛德丕烈。永惟先王之典,人君在位,必蚤建太子,所以重宗庙,为全球万世计也。某粤初在母,祥应先见。诞始能言,则岐则嶷。王封将位,蕃辅京邑。孝爱日裕,温恭自然。神灵所开,人望攸属。考刺六艺,主器以长,生民之道,不易之理也。其立为某。呜呼!非朕私于子某,惟宋高后之传序垂统,朕不敢忽;惟四方上下之所注心,朕不敢距。嘉与海内外,同孚于休。播告遐迩,其谕朕意。

  敕具官某:礼乐精微之致,所以格上下而谐人神。奉常贰卿,典领甚重。尔聪明敏达,久列书林。宜进文阶,往就兹位。其务称于厥职,使节人心而和人声者,庶有得焉,非独在俯仰铿锵而已。兹为朕志,尔尚钦承。可。

  户部之于中台,为周官司徒之职。掌财赋之调节,金谷之出入,以待邦国之用。历唐五代,征敛烦兴,而使名杂出。水官之职,盖存虚号而已。今朕正名以定群臣之位,辨位以责庶务之实。上卿政本,典领经费之司,所属尤重。博求天下之士,以宜其官。某诚笃强敏,智虑精密。董烦治剧,材力有余。民曹太史,无以易汝。理财之术,待汝有为。今岁入甚广,而岁费所余者无几。使官用有节,而余蓄可致;公藏赡足,而民赋可轻。在尔能知其方,庶几承朕之志。尚懋尔守,以承厥叙。

  【知制诰制二】

  【试中书舍人制诏三道·特进观文殿高校士除通判开府仪同三司制】

  昔舜命皋陶曰:汝作士,明于五刑,以弼五教。盖刑者所以助治,而非致治之本也。其纵入轻重得失之际,人之舒惨系焉,此古之圣王所以未有不先慎罚也。今朕专心以正庶官之任,而中台八座,典司邦禁,选取之体,得人惟艰。某明允通博,资以术学,服采于位,厥声显闻。秋官古卿,是用命汝。盖前世之治,斫雕为朴,破觚为圜,而宪纲疏,风俗美,朕甚慕焉。尔尚体朕之心,折民以恕,使辨讼自息,而王政浸明。可不勉欤,以辅台德。

  【王制一】

  敕具官某:论功烈,定勋级,所以宠上卿,而励其志也。主以郎吏,礼秩甚殊。佥曰汝能,宜正厥序。夫正名者,固将考其实也。尚有信赏,待汝计功。可。

  【都官制】

  左右之臣,以骑从乘舆,职在献纳,可谓亲且重矣。非器度和胆识操行属乎朕心,夫岂轻授!某老于管经济学,练达治体。旧惟共政,勤烈在时。某直谅多闻,笃于自守。先帝遗朕,调护有劳。皆以耆名列于秘殿,是用考择于众,宠以兹任。朕惟尔之试用已效,必能秉谊不渝;惟尔之博通古今,必能补朕之阙。往祗厥服,岂烦训辞。

  敕具官某:四海九州之疆域,山川风土之气习,载于图籍,典以郎曹。擢尔之材,俾副厥位。夫能使方国远近,货利同而材用便,在尔能知其守,可不懋哉。可。

  【礼部里胥制】

  【册】

  【潘良器兵部员外郎制】

  郎中政本,而吏部水官,所以考择人材,以整日下之务。近世既失其职,但受成事而已。今朕既正官名,且将归其属任。立法之始,实践在人。其于程能议功,定勋颁爵,当率厥属,谨循科条,非得周材,曷称兹位。某憨厚仁笃,秉义守正。列于侍从,休有令名。是用选而授之,其务将明。使朕所以作则垂宪,不独至今可行,方当施之后世。盖汝有尽责之美,则朕有知人之明。尚其懋哉,无替厥服。

  少保天下政本,左右司纪网之地,故郎选异于诸曹,非器干望实有闻于时,莫称其任。某明敏强济,通于世用,宜在此位,故以命汝。创立之初,举坠兴坏,所以弥纶庶务者,待汝有为。其尚懋哉,以承厥叙。

  【陈睦鸿胪卿制】

  【上大夫迁郎官制】

  古者出军之法,始于一井之间;遣将之常,甫在六官之内。师田共务,文武同方。盖丁发召之期,则士就戎行而卿行于外;已征诛之事,则众遵农畔而帅旋于朝。历世虽殊,兹致惟一。逮后王之更造,开阡陌以居民。隶伍符者,身不受于一廛;仗齐钺者,位不联于九棘。其于荷戈执队,为王之爪牙;立纛设旄,为国之屏翰。上下之任,古今则同。予得异能,诏于在列。某性资强毅,识虑精晓。束发修身,有恕己及人之志;历官行事,有承流宣化之勤。践扬要极之司,更阅岁时之久。嘉谋谠论,简在朕心;广誉善声,洽于舆论。有国之典,以爵诏功。宜畴厥庸,爰启尔宇。建老马之旗鼓,尸小编一方;赐诸侯之土田,保兹东夏。以董齐于军事,以抚和于士民。参帝传之宠名,益户封之真食。兼隆异数,奖励茂勋。呜呼!昔吉甫典兵,万邦为宪;申伯作邑,四国于蕃。宜悉意于壮猷,庶裨忠于前列。答扬祖宗之训,予冀为众得人;夹辅邦家之基,尔尚为时宣力。

  敕具官某:仓庾赋入之政,禄廪周助之法,台郎典领,列于右曹。为官择人,尔往惟允。夫能长于其职,固将图尔之劳。可。

  中执法所以纠官邪、绳不恪也,其能够自为欺且怠欤?某拔于疏远之中,服在此位。宜殚忠力,以称所蒙。而按劾大臣,既非其实,稽其分职,则自馁焉。朕为之优容,俾从薄责。而进对关键,公肆诞谩。属吏推穷,狱辞明具。论其情则怀诈,比其治疗原则竟佟7蛏砣渭透僦司,而抵冒若此,虽朕欲贷汝,而知公议何。斥守偏州,尚仍阶品。往新厥志,庶盖前愆。

文学资讯,  【军机章京左右丞制】

  【廉正臣董诜司农少卿制】

  【刑部提辖制】

  左右之臣,以言为职。事有利害关于理体,利害系于人情,或方兆于几微,或已施于命令,论皆可及,谊无不从。选择特种,寄属惟重。伤官之始,得士尤艰。某绰不常材,通于世用。献替之位,宜服宠名。夫上之求乎下者,患乎难知;下之求乎上者,患乎难达。使耳目之任无蔽,药石之规必闻。尚惟汝能,以助予治。

  【晁端彦金部员外郎制】

  门关管键之事,启闭出入之节,总其籍赋,而审其禁令,郎官之任,尔允询求。尚敏劳能,朕将观看。

  【知制诰制一】

  【杜纯大同正制】

  太傅持国纲纪,所以纠官邪、齐内外。选众而授,厥惟艰哉。尔好古知方,强于自立。刺察之任,往其钦哉。惟不回于尔心,以无挠于余法。在知所守,可不勉欤。

  【门下长史都督左右丞制】

  【李义内殿崇班制】

  【兵部里正制】

  【王制二】

  【贾青女士太府少卿制】

  朕甚重郎吏之选,欲以敛群材,责功实。典客之任,列于右曹。维时闻人,宜服兹宠。国家之有赏典,所以待汝有为。

  里正万事所出,丞所以管其要;门下三省之首,巡抚所以贰其长。朕稽于古义,以比肩号。故合是宠秩,以命吾共政之臣。非天下之材足以协朕之谋、系人之望者,夫岂虚受?某庄毅忠笃,通于古今。列于庙堂,以义陪朕,是用考择以为选首。使文昌左辖之任举,琐闱参议之效明。六官纪纲,上之所以齐下者无所挠;四方奏列,下之所以通上者无所壅。以弼予一位,而亮成庶绩。尚懋厥志,无忘训词。

  敕具官某:典校秘藏之书,旁求儒学之士。尚思奖进之意,无忘砥砺之勤。可。

  【吏部太史制】

  【给事中制】

  左右侍从之官,皆朕所拜谒,以献纳为职者也。惟禁林任亲地密,于夫经营庶务,进退大臣,未尝不预咨询,非独治翰墨、典训辞而已。故待遇之宠,不与她硕士比。其重那样,非智能材拔出偶然,岂称公开公投?某纯明修洁,秉谊不回。学有原来,能够图治体;文有师法,能够代予言。是用擢于右垣,使就兹位。今宇内嘉靖,朝廷燕闲。朕方明纪纲,考制度,以行之当世,传之将来。夫能协尔衷以辅朕志,论思想政治理,以著之谋猷;润色Sven,以见于号令。待尔有当官之效,以副予吁俊之心。其往懋哉,以承厥叙。

  【虞部制】

  【王子制】

  【试中书舍人制诏三道·中书舍人除翰林大学生制】

  【工部军机大臣制】

  帝王支子,若其母弟,姬姓于周,未有不侯;刘氏于汉,没有不王。盖亲之欲宠其位,爱之欲厚其财,先王之法,人事之理也。某,先帝少子,朕之季弟,聪明齐敏,孝弟忠实。富而能约,不从以败礼;贵而能戒,不恫以好逸。畜学乐善,厥德日新。王曹积年,遵职无懈。惟斗牛之野,太伯所开,三江五湖,其阳大海,盐鱼金谷,天地之藏,兹用命尔,式是南郊,仪视三公,任兼上将。真封衍食,备致宠章。呜呼!昔鲁公于周,大启尔宇,以辅王室;康叔于卫,实为孟侯,以保旅瘛=耠匏郴于古,以属尔某。尔尚念兹,以祗厥服。使常棣之泽配前闻人,维城之休承作者高后。在尔勉矣,往其钦哉。

  敕具官某:朕高郎吏之选,以进大地之材。七兵之曹,名秩甚宠。稽于有众,属尔之能。其尚懋于厥功,朕方明于赏劝。可。

  【工部太师制】

  孔圣人称言动以礼,天下归仁焉。矧托于王公之上,言而为令,动而为法,故必有左右史进而记之,所以昭得失,明劝戒。能称兹任,盖难其人。某军事学优深,操行修洁。执简簪笔,有列于朝。今朕顺于古义,以考定官仪。是用正尔之名,俾依然服。其尚谨于书法,以无旷于厥司。

  【钱暄光禄卿制】

  甲盾弓矢之器,乘舆卤簿之式,武藏之任,郎选甚高。得士于朝,属任惟允。夫稽功实以劝赏,朕方必行;悉忠力于事为,尔尚无懈。

  【谏官制】

  敕具官某:折狱详刑之事,朕所慎也。正于理官,参赞为重。选于在列,尔以材升。听察以情,尚勤厥职。可。

  【膳部制】

  朕惟老爹和儿子之亲,人道之极。盖父有天下,而隆名重位,逮于其子。此恩义之所始,而先王之制,不易之理也。至于礼命未及,奄遘沦亡,申以哀荣,朕何敢废?皇第八子某,秀拔慧悟,天质异甚。倒霉戏豫,安于靖恭。谓及大成,必为国器。蕃辅王室,朕有相当大恐怕焉。而属疾久之,医祷备至,不幸夭阏,痛何可堪!其于历史尚存,音容如接。永言伤悼,莫朕怀。今有司上闻,揆于公议,谓宜秩以三事。今于中台,爵之真王,谥以佳号。厥惟旧典,朕岂能抑?是用追锡,备兹异数。呜呼!生而有杰出之姿,不得遂其美;殁而有特别之宠,所以厚其终。服作者命书,尚其不昧。

  敕具官某:太守政本,失其分职之日久矣。朕纪官以实,而归其常守。郎于选部,任属尤重。以尔阅试惟旧,为吏有方,考择于朝,俾参厥叙。朕方调查幽明,而公于黜陟。尚思勉励,以敏事功。可。

  【吏部少保制】

  【皇子制】

  【李常太常少卿制】

  【刑部上卿制】

  【二起居制】

  敕具官某:大将军事和政治本,失其分职之日久矣。朕纪官以实,而归其常守。故郎选甚高,铨综之司,典领尤重。尔以学行材列职史筵,宜进文阶,往祗厥叙。朕方调查幽明,而公于黜陟。尚思勉励,以敏事功。可。

  昔舜命伯夷典礼,后夔典乐,至周并为宗伯之官,今礼部上卿盖其任也。威仪度数之详,声音律吕之别,莫不属焉。精微之至,所以统和天人,顺利万物,其体可谓大矣。矧今典领,实又考择天下之材,夫能无旷其官,以充吾所以寄属之意,历选在位,今得其人。某明允直清,知经信道。制作之事,旧惟研究。春官古卿,是用授汝。朕承百王之敝,方欲作则垂宪,以成一代之典,使五礼之节同于世界,八音之和格于祖考,天下智谋材之士得而用之。待汝能称其官,庶几辅予于治。无懈于位,以副朕知。

  【王制三】

  是用属汝。尚思明允,以称朕恩。可。

  【知制诰授中司制】

  惟宋祖宗集大命,开迹垂统,传继在予。赖天之灵,海内和睦融洽,获荐直遥以为祭主。惟先哲王,享主公民,必有储两,以相承翼,所以奉天地,严宗庙,与民为依,长虑万世也。厥惟故典,予敢不率?咨尔某,生材之卓,绝伦拔类,覃讦岐嶷,成于自然,缉熙光明,不由外奖,潜德日茂,敷闻下土,将旌王组,藩卫京师,神示所毗,戎夏系属,宜执匕鬯,位以时定。今遣某某,立尔为某。夫天下之本在太子,太子之所务,求诸己而已。尔能明其心,人不诏其孚;尔能善其身,人不戒其随。治亦多术矣,要不易乎此也。呜呼!匪得之难,充之为难。尔能服于训辞,以承笔者先后之流泽,俾尔躬无疆惟休,惟予及万邦亦无疆惟庆,岂不韪欤!

  敕具官某:博士列于成均,以讲教为任。尔以经明选取,往服厥官。盖尊其所闻,以诱率学者,汝之职也,其尚起哉。可。

  【库部制】

  【相制三】

  【韩正彦仓部左徒制】

  朕正名以定百官之位,辨位以责庶务之实。矧风宪之臣,纪纲所属,曷能够不明其任哉?某强敏开达,行谊仁笃,学通古今,擢典训辞,遂持邦法,宜专分职,以应新书。是用进尔之阶,品在第四。俾尔纳忠宣力,得壹意于中司,以董齐众工,肃正内外。庶余之作则轮更制度,罔或不虔。在尔懋哉,知其所守。

  【赵君锡宗正丞制】

  都督府持吾邦法,所以纠官邪,绳不恪,辅予于治。非秉义纯笃、望实敷于上下,不称其任。某强毅肃括,以礻是其身。博学精识,通于世用。是以考择于众,宠以兹位。夫有守正向公之志,又有能辨是非之明,抗论于朝,使贤不肖忠邪不失其实,此法之所感到治具,而能佐吾以善养人之意。使汝能宜其官,则朕为得其所属。尚体予训,其惟懋哉。

  敕具官某:田亩稼穑之政,仓庾委积之事,典领之任,秩亚列卿。官仪之新,考择惟慎。尔明习吏治,劳阅有闻。往贰大农,是惟高选。尚其祗饬,无旷厥司。可。

  夫兵天下之备,哪个人能去之?自士不出于井地,而将非六事之人,历世以来,皆知古之宜复,而患夫势之难行。朕独慨然有志于是,故修保伍之令,明战阵之教。先王之迹,庶或可几。经营之勤,心亦至矣。惟是夏卿之亚,实参加庆典领之司。方正财仪,尤慎推择。其材敏忠笃,明习治体。圻父之贰,往惟汝谐。夫能奖诱务农之民,悦趋讲武之政,驯致有渐,而弥纶不疏,惟无废尔之勤,能够辅朕之志。尚思自勉,以服训辞。

  【何洵直文及甫太常大学生制】

  【司门制】

  【黄好谦户部员外郎刘呈户部太师制〈左曹〉】

  【邢恕校书郎制】

  【曾肇转官除吏部上大夫制〈左选〉】

  门下:锡之列壤,颛师宠于藩维;申以荣名,视官仪于宰路。所以褒隆旧哲,优秀宗工。维今古之通规,实邦家之盛典。宜兼礼秩,属在耆英。播告治朝,用扬孚号。具官某,庄毅足以任重(Ren Zhong),肃括足以礻是身。有能断大事之明,有克勤小物之慎。以察微之智,练达人情;以经远之谋,弥纶国体。中外宣力,左右纳忠。今方内靖嘉,百揆攸叙,助朕致此,时乃之庸。位特次于上公,职仍通于秘殿。阅时已久,加命宜殊。是用处以名城,分建旄之寄属;均于台衮,极备物之恩荣。于戏!显有功,尊有德,朕于崇奖近辅之心,可谓至矣!亲百姓,抚四夷,尔于将顺朕志之义,可不懋哉!尚体眷怀,往祗厥服。

  【王子韶礼部员外郎制】

  【穆浪痉饫芍兄啤

  敕具官某:川泽河渠之政,津梁舟楫之事,置使典领,礼秩甚隆。正名之初,考择惟慎。尔明习吏治,劳阅有闻。选于在廷,俾践厥职。尚其祗饬,无忘训辞。可。

  【黄莘职方员外郎制】

  敕具官某:奉常礼乐所出,大学生商酌之官,尔以能闻,朕用分命。夫能据经之说,适今之宜,不为曲学之阿,尔尚笃于所守。可。

  敕具官某:奉常礼乐所出,大学生研究之官。尔以艺术文化,列于册府。宜升阶品,往祗厥叙。夫能据经之说,适今之宜,不为曲学之阿,尔尚笃于所守。可。

  敕具官某:礼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于祭。盖事神者,人道之极也。祠曹所领,体莫重焉。尔惟精明,宜服厥位。其思任职,以称予奉天地宗庙兢兢之意焉。可。

  敕具官某:九赋颁受之政,百货贸迁之法,典领之任,位次列卿。肇食神仪,考择惟慎。尔明习吏事,阅试惟旧。往共厥服,汝惟史谐。其体朕恩,尚思祗饬。可。

  【徐铎张崇翟思邵刚太学大学生制】

  敕具官某:酒醴膳羞之具,以供宗庙朝廷之用,典领之任,位在列卿。宜得其人,俾服予采。尔明习吏事,劳阅有闻。选于佥言,俾践厥职。尚其祗饬,无旷尔司。可。

  敕具官某:《周书》曰:“不惟其官,惟其人。”则古今之正治,官得其人固为急也。仪曹之于郎位,考择甚精。尔以学行器能,策名儒馆,宜升阶等,往祗厥服。朕方明于赏劝,以待群吏之成。尔尚懋于厥修,庶能康朕之事。可。

  敕具官某:公室远近之属,谱录考序之政,主以列卿,不用他族,盖自汉始,迄今循行。丞于厥官,参赞为重。尔辞学之敏,列职书林。宜进文阶,往祗厥服。夫睦九族,以刑万邦,此朕志也。尔尚懋于厥守,庶以承朕之仁。可。

本文由www.w88985.com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卷二十三,制诰三十七首文学资讯

关键词: www.w88985.c

上一篇:美文欣赏,别等不应该等的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