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茅塞顿开文学资讯,刻在云端的缅想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19-07-13

翌日,不可思议的,念儿的父亲进宫,将搜刮的右相的罪证呈递在我的面前,并且还有离国皇上的一纸书信,“贵国的皇上,我离国绝没有与你互相为敌的意思,一切都是右相的阴谋,他利用他的女儿偷走了我的兵符,所幸有贵国左相相助,不胜感激。”

自我将欣儿要解毒的药时,我就有一种出戏的感觉。为念儿吸吮毒血的人是我,可我却又像是一个旁观者一般,好像发梦般看着自己做着这一切。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洛家嫡女洛念烟,静容婉柔,丽质轻灵,风华幽静,淑慎性成,柔嘉维则,深得朕心。着即册封为念妃,即日进宫,不得有误。钦此!

“哼,这可由不得皇上你。”右相搁下这句狠话,和左嫣扬长而去。

待念儿面色好转,我只觉得双腿发软,身子沉重,重重跪在了太后塌前,手扶在太后膝上,道:“孙儿方才失礼了,还请皇祖母与父皇、母后及各位娘娘恕罪!”

文学资讯 1

我极为讽刺的说道,“混账,你们以为就你们那伎俩,朕会不知?朕告诉你们,你们的人,朕早已命人暗地解决了。”

颤抖着手倒了一粒在手心,塞嘴里嚼了,俯下身子就在那紫黑的一团上吮吸起来。见我俯下身子为念儿吸吮伤口上的余毒,太后的一双眼睛就狠狠在地上跪的那些个花团锦簇的人身上扫射。

“还你家姑娘,你知道吗,就咱申贞国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人家洛家小姐,何况人家洛大人还是大申国的三朝元老,这些你能比得上吗,你还是好好给你家姑娘找个差不多的,过个安稳日子就得了。”

<>题记

我一直委在地上深呼吸,听着太子说“皇后娘娘母仪天下”,心底奇怪,太子不应该称呼皇后一句皇额娘么?等等,姐又跳戏了,姐这是大唐,不是清宫。只是,那也应该称一句母后吧,寻常人家小老婆生的,不也得称大老婆一句母亲么?

而今天,终于,月圆清明了,乌云终究是散开了。

摘要: 江山,芥蒂在你我之间,虽情意绵绵,却终不过世事变幻,而此刻陌路在云端上的你,是我穷其一生的执念。题记{壹}郁国皇宫。九岁那年,皇祖母常常手牵着一位年纪尚有七岁的小女孩来我的修罗殿,指着那小女孩在我的 ...

老太医给念儿把完脉,回了:“禀太后,皇长孙暂无性命之忧,只是需要好生将养些时日。”待她说完,老太太念了一声佛,地上跪着的一位花团似是长舒了一口气,就地晕了过去。老太太赶紧吩咐:“快,扶了国公夫人去偏殿歇息。”

我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

经那日一见之后,念儿便更加频繁的出入皇宫,期间,也引起了许多人的揣测,更甚者,右丞相左青也时不时的把自己年约8岁的女儿左嫣带到我的面前,但,饶是这左嫣的女娃再漂亮,也不及我眼中的念儿,自然,我冷落了她,宠爱着念儿。

欣儿见了我的样子,正要跪下,我一把抓了她的胳膊:“快说!”

6

如是,看着小女孩,我嘴角上翘,说道,“日后,叫我阳哥哥,我唤你念儿。”

(二十八)一语成谶

我不敢听别人说太多关于他的评价,也不能因他的宽和而着迷。

十二岁的时候,念儿说想和我每天都一起去吃冰糖葫芦,所以,我又混出宫去,买了好多好多冰糖葫芦放在书房里,当不能出去见念儿的时候,我就吃一颗冰糖葫芦,如同念儿就在我的身边。

李菁跟着叩了一个头,道:“请父皇严查此事,还念儿一个公道,也还母后一个清白!”

我的念儿穿上这件蓝衣真好看,宛若仙子。

{肆}

太子在地重重叩了一个头,抢先说道:“请父皇明鉴,皇后娘娘母仪天下,绝计不会做出此等狠毒之事。”

终于老天不曾负我。

念儿拼命的抽泣,那左嫣还在火上浇油,“贱人,他不敢告诉你,我告诉你,若他不娶我,这江山就会败在他手上,听清楚了?贱人,他只爱江山,不爱你的,清醒吧。”

帅大叔看着底下跪的花团一眼,目光在两个儿子面上来回巡视,也不吩咐他们起来,说:“朕的皇长孙头回进宫,就差点让人谋了性命!还敢让朕息怒!”

他的声音太温柔,我却不敢相信。

这个时候,念儿都会悄悄的对我低估道,“阳哥哥,既然她那么想和我们玩,那就带上她吧。”

我正在出神,老太太已经亲自接过帕子俯身为我拭面,完了重重的拍了拍我扶在塌沿的手背。

5

从皇祖母的话中,我隐约知道,我和陌家之间的羁绊铁定是少不到哪里去的。于是,我指着那顾自在一边发呆的小女孩对皇祖母说道,“皇祖母,若是日后我不喜欢她呢?难不成我也还要娶她?”

殿前乱糟糟跪了一片,就听见女子高呼冤枉之声。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的,竟然直接无视高坐案上的帅大叔,冲到太后身边,我走前还倚在我怀里安睡的小人儿,就躺在太后塌上。我近前一看面色青紫,双唇紧闭,鼻翼微张,已是进气多,出气少了。

“为什么,我们有何冤仇?”

{贰}

(二十九)险象环生(一)

我没哭,因为哭不出来。

似乎我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小女孩脆生生的嗓音顿时将我拉回来,“皇上哥哥,你看着念儿作甚?难道念儿长得很丑吗?不对啊,我爹爹和哥哥都说念儿是个大美人呢,就连皇祖母都说念儿可爱呢。皇祖母,你说,念儿说得对吗?”

宋嬷嬷见我用嘴吸毒,赶紧拿了个碗过来,接着我吐出来的毒血。将最后一口毒血吐了,不待我说话,欣儿将解毒丹捏碎,放了一半在嘴里嚼了,就着嘴儿喂给念儿,又就着嘴喂了些水给念儿吃下,虽然我一直认为能解百毒的丹药,多半不科学。可是这药嚼在嘴里确是有一股奇香,待念儿面色渐渐由死灰转为苍白,我心下大定。又摸了一下脉,输入了一点内力进去,在体内经脉游走一周,确定没有残毒,才彻底放下心来。

十年前。

也罢,便不忍再看念儿,因为我怕,我会做出疯狂的举动再次伤害到她。

欣儿又化了粒什么丹药,捧了碗来给我漱口。我只觉得唇齿留香,身子依然沉重,不听使唤,只得努力平复心绪。

“嗯,烟儿,明天你就该出嫁了,这些话本不应该告诉你,可是你哥哥说你会想要知道的,唐将军他今天向皇上请旨离开了。你……”

“我…我…念儿,请相信我,这是我情非得已的,你知道的,我只爱你。”

后面的话我没有听见,只觉得耳边风声呼啸,待我明白我是在飞檐走壁时,人已经和阿良跃入了庆云宫的墙内,直奔太后所居的主殿。

爹娘没得选择,而我也没得选择。

此般情形,我万般不能赌上我的江山,虽我可愿为念儿放弃江山,但要这江山为奸臣所拥有,我不甘。

跪在李菁面前的小太监带着哭腔喊:“爷,太子妃说皇后娘娘毒害皇长孙,皇上震怒,庆云宫已经……”

“烟儿,待我半生戎马,许你共话桑麻。”东方墨冰,你给的誓言,你终究辜负了。下辈子再见吧。

我卸去皇位,将江山交给我的兄弟,带着念儿的骨灰,居在一山野,门前,是一树开满的梨花,梨花树下,是念儿的坟。

因见着地上跪的花团,一齐高呼:“请父皇息怒!”

直到有一天,嫂嫂进宫来看我。嫂嫂告诉我,墨冰哥哥死了,就在上个月。是为了救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是他的妻子,名正言顺的妻子。当年,他和我分开并不是皇上的错,而是墨冰哥哥他爱上了别的女人,那个女人在战场上救了他的性命,他只是无颜面对我,皇上知道后,就想了一个办法,娶我,当年嫂嫂她不忍心让我伤痛,就没有告诉我事实可如今,眼看着皇上对我的好,我却不领情,没有办法才如实说了。

多少个日日相伴,几度春来归去兮,随着年月的增长,我终于知道,此间,我愿许一生不弃不离的女子,唯念儿一个,但我却忘了,生在皇家的无奈,注定要为这样的海山山盟的爱情殉葬,只是我现在还不知道罢了,所以,仍心安理得得享受属于我的快乐。

(二十七)貌似情敌

他整天一身蓝衣,始终不像皇上该有的威严。

我明明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说,却终是嘴巴蠕动了些许,便再也说不出任何话语来。

我一看是上午见过的那位老太医,自己着实提不起力气,指指念儿,让他先为念儿诊视。帅大叔和太后忙命人来扶我,我摆摆手,道:“待儿臣喘口气,儿臣这会怕是得有人抬才能抬起来,容儿臣歇会。”

一个本以为是抛弃了自己,整生都愧疚的似剥心一样疼痛,可是后来,却并不是自己知道的那个样子。

即便念儿开口,我也拒绝带上左嫣,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不喜欢她,是因为她骄横的性子?我说不清楚,也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于是乎,我当着众人的面数落了她,“左嫣,朕不喜欢胡搅蛮缠的女子,明白吗?还有,能叫朕阳哥哥的,只能是念儿。”

急怒攻心?姐没有怒吧!而且还是试试?你这宫庭太医太不靠谱了吧,拿姐当小白鼠么?

待我君临天下,许你四海为家。

可是这左嫣,每每都不依不挠的跟在我和念儿的后面,嚷嚷道,“阳哥哥,你为什么不喜欢和嫣儿玩嗯?嫣儿可比那念儿优秀千万倍。阳哥哥,嫣儿以后要嫁给你。”

欣儿急忙说:“爷,奴婢已经封了念儿的穴道,将毒针逼了出来,但这毒还是有一些在体内,这解毒的汤药奴婢实在灌不下去。”

“嫂嫂,我知道了,你别说了。我明天就要嫁给皇上了,再说这些实属无益。”

十五岁的时候,念儿说想要我为她描眉,于是我为了不画丑她,特意向宫里的嬷嬷讨教的。因为她说,这个世上,只有夫君能替她描眉,那刻,我心花怒放。

天色渐晚,我们自是留下来陪昭汐用晚膳,陈嬷嬷正张罗着,我原想替昭汐检查一下腿上的伤势,但看李菁不离左右这情形,势必得捱到明天了。

待你君临天下,怕是为笼囚花。

我腿下一软,脑子嗡嗡的,有点不太听使唤。但仍清楚听欣儿说是体内还有余毒,眼睛落在孩子裸露的肩上紫黑的那一团问:“解毒的药在哪?”

一个,因为打开了自己的心扉,爱上了他的温柔,等到自己把心交出去的时候,才发现一切都是伪装的邪恶面具。

{伍}

帅大叔喘了一口气,不待两人回话,又接着说:“太子妃最先在衣领处发现了毒针,朕的孙儿就中了毒,在太子妃之前只有朕的皇后抱过念儿。这件事,你们俩怎么看?”

3

文 / 离落

阿良见我无视一屋子的人直接冲到念儿身边,就地跪了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响头,带着哭腔说:“皇上,小殿下是王爷的命,皇上……”帅大叔一个手势就止住了他的声音,看向我。

4

我说,“不要朕娶念儿也罢,但朕绝不娶你左嫣。”

心里正骂着,小太监报太子李嘉与二皇子李菁求见。帅大叔命人传二人进来,李菁在边上跪了,相教于我的慌乱无礼,这二位倒是不慌不忙,一切按礼行事。

我满心欢喜的等他,抵过承担所有的压力,我不怕,因为我们东方答应过我,他要娶我的。所以吃多少的苦都可以。

答案是肯定的,我脱口而出,“当然选念儿你了。”

帅大叔哪里还有心情应这些个虚礼,吩咐背着药箱子连跌带滚进来的太医道:“免礼,先去给琼儿和念儿诊治!”

那个女人已经离开冷宫。

我情急之下,想要去拉念儿的手,却被她狠狠挥下,这一刻,我便知道,我伤念儿,很重很重。

欣儿递过一个瓷瓶子,我问:“怎么吃?”

如今,你虽君临天下,我却为笼囚花。

我狐疑的看了看皇祖母,又忍不住直直地盯着仍在发呆的小女孩,一身翠绿的衣衫,嫩滑的面颜,配上炯炯发亮的眼神,嫣红的嘴唇,小小年纪已有如此风华,长大了那还得了?

老太医就地跪在我身边,为我把完脉,又禀:“三皇子极怒攻心,脉像紊乱,待老臣开一剂调心理气的汤药试试。”

他拥抱我说,我和我的念儿都喜蓝色,所以我们是幸福的一对。

右相奸笑道,“是吗?我亲爱的皇上,可是你忘了,我早已黄雀在后,那离国的皇上可是会大力支持我的,到时候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哈哈哈哈。”

刚要传膳,就听得门口咚一声响,几声吵嚷,不待我们说话,连滚带爬跑进来两个太监,阿良也跟了进来,两小太监神色慌张分别跪在我与李菁面前,我就听见跪在我跟前的太监瑟缩着道:“三皇子,皇长孙中了毒,太后让我请您立刻回庆云宫去!”

嫂嫂说,烟儿,你该清醒了,我听说皇上为人温和善良,对你也很好,你不要再执拗了,该珍惜眼前人。

转身的瞬间,我忽视了念儿眼里的留恋,还有,还有,她无声的低喃。

我听了不禁勉力看了那身锦绣一眼,头晕眼花,自然是什么都看不清的。

我终于明白了,墨冰哥哥是被害死的,可是,为什么。谁能告诉我答案呢,我等着皇上的到来。

此后,没了左嫣的打扰,我和念儿,倒是自在得很。

帅大叔目光落在我身上,问:“琼儿,你儿子是苦主,你这个当爹的怎么说?”

我知他喜欢射箭,便偷偷学着自己做外边的布套,从小不擅长针线活的我,不知道扎到了多少次手,可是,勉强完成的时候,我一想到墨冰哥哥开心的样子,就觉得什么都值得。

{壹}

欣儿答:“一粒”

墨冰哥哥,如今再无牵挂,我要去找你了。

往日里,大多数是阴雨天气。

{陆}

……

原来,竟是这样,这样一来,右相便顺理成章的被拘天牢,秋后待斩,左嫣被打入冷宫,再也不能兴风作浪。

自己这一生,爱了两个男人,却都被伤的体无完肤。

{叁}

我不敢整天穿蓝色的衣服,也不能因他的温柔而沦陷。

左嫣看着一脸不可置信的念儿,狠道,“贱人,睁开眼看清楚了,这就是你最爱的阳哥哥,宁要江山,不要你,哈哈哈。”

“嫂子,你来了。”

因为来不及更改旨意,所以婚礼这天,出现了两个新娘。

他对下人从不发脾气,所有人都说他是仁君,可只有我知道他的残暴,他的狠厉。

就在念卿苑旁边的梨花树下,念儿说,“明天我就要走了。”

我不敢听进他的承诺,也不能答应他的四海为家。

{柒}

“好,烟儿,我不说了,你先好好歇着,我出去看看还有啥没准备到的。”

念儿故作若无其事的望了望我一眼,这才淡淡的说,“或许这就是最后一次见面了吧。”

后来真的圣旨就来了。

瞬间,我有些哑口无言,特别是在看到小女孩脸上璀璨的笑容后,我更加的呆立在一边。若不是皇祖母拉扯我的衣袖,我才不会发现我唐突了这小女孩。

所以我就拼了命的整天没日没夜的练字,几个月下来,就瘦了一大圈,可我仍不愿停歇。

又是一年春华成秋碧,许多来不及思考的意外突然来临,生生扼杀了我的爱情。

我的念儿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倾国倾城,在朕的心中无人能比。

他说,“念儿死了,为了换回离国的兵符,身中剧毒死了。”

1

当我以为念儿真的不愿意再见我的时候,却又给了我一点希望,可这希望,却显得苍白无力。

墨冰哥哥,再见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好好的活着。

我没想到这个叫做念儿的小女孩会突然转向皇祖母问话,可是没想到皇祖母竟然附和道,“念儿说得对,念儿真可爱。”

“洛念烟,你过得怎么样,你没忘了你那个青梅竹马的墨冰哥哥吧,我就是他的妻子。他是我害死的,从我们相遇的那一天,他就被我下毒了,而皇上答应娶你表面是为了帮东方墨冰的忙,实际上这两件事是我和皇上设的局,你怎么也想不到吧?”

就在我准备与念儿的大婚前夕,消逝好久的左嫣和低调许久的右相趾高气昂的走在我的面前,左嫣一脸得瑟的神情对我说,“皇上,若是你执意娶那陌家千金的话,这江山,我爹爹是要定了,到那时,丧失名利的你,她还会要吗?”

他知我喜欢点心,便在家里请了师傅教他学习,烫伤了手,却在他把点心送到我面前的时候,笑的傻傻的。

一脸不甘的念儿奋力挣脱我的手,抽了我一耳光,吼道,“郁阳,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我与江山之间,你选哪一个?”

可是,他却告诉我,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念儿指着左嫣问,“那她是怎么回事?”

墨冰哥哥,待你半生戎马,青梅为妇已嫁。

十三岁的时候,念儿说她喜欢梨花,纯白的梨花,像未经世事的仙子一样,不可亵玩。所以,为了念儿在宫里的时候不发闷,我便亲手在为她修建的念卿苑旁边种满了梨花。

“烟儿,我们不要再见面了。皇上喜欢你,不久将会下旨娶你,所以我不得不放手,为了你,也为了我们两家的安全。烟儿,我们彼此放手吧…”

但念儿哪里知道,我爱她,并非虚假得像水中月镜中花。

我不敢对他说太多的话,也不能因他的声音心动。

我忍住心里的抽搐,淡笑的问道,“那还会回来吗?”

我不敢和他拥抱,也不能因他的安心而留恋。

身体再也支撑不了我的意念,我的念儿竟然死了,死了。

有人说这是我的命,可我洛念烟从不认命。

九岁那年,皇祖母常常手牵着一位年纪尚有七岁的小女孩来我的修罗殿,指着那小女孩在我的耳畔对我说道,“阳儿,这小女孩乃当今左丞相陌蔺如之女,左丞相与你父皇又是年少时的好兄弟,所以你父皇殡天时,曾立下遗嘱,待你及羿之年,便与陌家结成姻亲。所以阳儿啊,万般不得与陌相为敌,要知道你现在还小,若不是有陌相鼎力相助,你这皇上的宝座可是坐不稳的。”

2

念儿决绝离开的时候,丢下一句话,“郁阳,只愿我们不再相见。”

“明天好像是皇上和洛家小姐洛念烟的大喜之日了,真有福气,要是我家姑娘也能有进宫当娘娘,我们家就算是修了八辈子的福气啊!”

郁国皇宫。

皇上,我和墨冰哥哥原来是你的局中局。我们这样的下场,你满意了。你终于得逞了,那么我就好好活着,我不信老天爷,他看不见你的所作所为,终有一天,我会看着你和那个害死墨冰哥哥的女人得到应有的下场。

“念儿,你在云端的那边,还好吗?念儿,我每日每夜的都在想着你,唉,多好,我马上就能够见到你了,到那时,就没人再能够分开我们了。”

是的,我要出嫁了,对方是皇上,我要成为皇上的妃子了。

皇祖母听罢我的话,顿时打量了小女孩一眼,又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这才说道,“阳儿,别看这小女孩现在还小,可是机灵着呢,平素逗得我笑得合不拢嘴呢,皇祖母笃定,你也会喜欢她的。”

他出征之前对我说:烟儿,待我半生戎马,许你共话桑麻。我一定娶你,等我。

十一岁的时候,我偷跑出宫,只为给念儿一个惊喜,因为念儿说过,她希望我和她能够像个正常人一样,一起牵手,一起逛街,所以,我努力去做。

正想着,嫂子进来了。

尽管我和念儿无法在一起,但是,我也不愿背叛她,因此,对于左嫣,我尽管是娶了她,却并未曾动她一分。

整整八年了,被关进冷宫已经八年了,洛念烟抬起头看着湿冷的屋檐下,每到下雨的天气,浑身骨头散发的痛楚足以让人痛的着魔焚寂。可是再痛也抵不过得知那个女人和宫里的那个男人离世的消息来的痛快。

{捌}

我等来的也是一道圣旨,我犯了罪,被打入冷宫,而我的真实罪名是红杏出墙。而对方就是墨冰哥哥。

后来,在梨花树下,那座坟的旁边,竟然多了一座坟,是否,这代表,一种圆满?

他告诉我,皇上喜欢我,要娶我,所以他不得不放手,为了我,也为了我们两家的安全。

十六岁的时候,念儿说,再有两年,我便可以娶她。念儿说,因为有太多美丽的女子比她优秀,她怕我会丢弃她,所以才急着要嫁给我。

而如今自己这幅鬼样子,都是拜谁所赐呢?可是如何甘心,老天爷,我洛念烟这一辈子对谁都无愧,可为什么,我经历的一切的一切都还不够吗?

江山,芥蒂在你我之间,虽情意绵绵,却终不过世事变幻,而此刻陌路在云端上的你,是我穷其一生的执念。

我不敢对他笑,也不能因他的笑动心。

而后,我急冲冲的问左相,“念儿人呢?”

待我半生戎马,许你共话桑麻。

左嫣似乎很受委屈,跺跺脚,临走时还怨恨地看了念儿一眼,但我全然忽视了。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就是这个高高在上的皇上拆散了我和墨冰哥哥。

数十年的风风雨雨后,我佝偻着身子,颤颤巍巍的走到梨花树旁,坐在念儿的坟前,看着天空蓝蓝的云,恍惚中出现念儿的笑脸。

待你半生戎马,青梅为妇已嫁。

来生,待我长发及腰,归来娶我可好……

看着外面为我出嫁而忙碌的父母,仆人,他们脸上都洋溢着欢乐,那是发自内心的开心。可是我,不好不坏,因为上天自有他的安排,而这一切都是命。只是那个人,此生负了我。

他的怀抱太安稳,我却不能留恋。

“为什么,只因为东方墨冰手里有他祖传的延命益寿药,可以使人长生不老,我们已经成功了,我和皇上将会福身万岁,无人能挡,我们将看尽这天下的美丽景色。而你在这安生的待着,皇上兴许会留你一条性命…”

念儿,我已君临天下,许你四海为家可好。

原来是这样,我的墨冰哥哥,我们的纠缠竟然是这样不堪,因为你的离开,我恨皇上,也恨我自己,我小心翼翼,可是到头来,竟然是这样,情何以堪啊,我们的青梅竹马竟然抵不过你们的一次相遇,难道这真的是情劫,是命中该有的吗。你的离开是不是能让你得到真正的安息。我们也许是该放下了。

7

可是我等到了一个不认识的女子,看她的装扮,是宫里的人,可是我却从没见过。

所以我不能动心,我怎么会为了其他人动心,更何况是拆散我们的人。不可以,我爱的是墨冰哥哥啊。

可是,皇上,你早已经忘了吧,当年的许诺。

他笑的太温暖,可是对我来说太刺眼。因为我心里非常清楚我和墨冰哥哥生生被分离是因为什么,我不敢忘,也不能忘。

我知道他该回来了,让柳儿再三的确定我的妆容,衣服好不好。

皇上驾崩了……

我想着那个人对我说的最后一段话。反复的想,每一次想都伤痕累累,越发的思念。可是,我知道这生我们都没了可能,也没了以后。

墨冰哥哥和我青梅竹马,他是大将军,而我是养在深闺的大家闺秀。

理解了嫂嫂的话,我不再隐藏我的真实感情,我每天都坐在宫里等皇上。可是不知为何,我再也没等到。

本文由www.w88985.com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茅塞顿开文学资讯,刻在云端的缅想

关键词: www.w88985.c

上一篇:诗七十首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