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短篇小说,三亿人的眼泪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19-07-20

摘要: 老姐给二哥换媳妇那年才17岁。老姐人长得俊俏,心眼儿也机灵。男人比她大九岁,长得也不算丑,人挺老实,又勤勤恳恳。男人对老姐也很好,从不欺负老姐,男人知道老姐还小,他很有耐心,媳妇总会长大的。老姐觉得男 ...

摘要: 解放前,大伯带着全家人下了关东,后来,大伯和大儿子压死在日本人在鹤岗开的煤窑里了。全国解放后,大妈带着二哥、三哥、老姐回了关里老家。因为家里穷,为了不断祖宗香火,大妈就用老姐给二哥换了媳妇。新媳妇二 ...

文:若黎,一个女儿、妻子、媳妇、母亲

老姐给二哥换媳妇那年才17岁。

解放前,大伯带着全家人下了关东,后来,大伯和大儿子压死在日本人在鹤岗开的煤窑里了。全国解放后,大妈带着二哥、三哥、老姐回了关里老家。因为家里穷,为了不断祖宗香火,大妈就用老姐给二哥换了媳妇。

01

老姐人长得俊俏,心眼儿也机灵。男人比她大九岁,长得也不算丑,人挺老实,又勤勤恳恳。男人对老姐也很好,从不欺负老姐,男人知道老姐还小,他很有耐心,媳妇总会长大的。老姐觉得男人挺够意思,就在结婚的第三年老姐二十岁时给男人生了个小女儿,男人就对老姐更加疼爱。在小女儿两岁时,老姐对男人说:“你看,咱家里日子紧紧巴巴的,你也应该到外边挣些钱……”男人觉得老姐说得有道理,过日子不能没有钱。于是,男人和本村的几个小伙子背上行李去了东北林区当了采伐工。两个月后,男人就寄回来100元钱,那时候100元钱可不是个小数目。

新媳妇二嫂过门后不久,大妈就得了急病过世了。

头条号上有一条视频,标题是“据说三亿人看哭了”。

到了农历腊月,老姐的男人回家过团圆年来了,男人一进屋里就瞧见老妈妈坐在炕上一边哄两岁的小孙女,一边抹眼泪。当儿子的觉得挺奇怪,就问老妈妈说:“妈,你们婆媳俩生气了?小丫娘呢?”儿子这么一问,老妈妈哭得更伤心了:“别提了,小丫她娘走了。你走后三个月,她说回娘家看看,可是一去就没回来,已经半年多了,音讯皆无……”儿子抱起小女儿也哭了,本该是个欢欢喜喜的团圆年却过得凄凄惨惨。

二嫂长得水灵灵的,可惜一朵鲜花插在牛屎上。二哥人长得丑,矬敦敦的个儿,黑不溜秋的脸,还长着一只斜楞眼。二嫂心里委屈,整天哭哭啼啼,夜里睡觉不脱衣服。二哥想干那事干不成,经常打二嫂,二嫂的身上天天带着伤,青一块紫一块的。二哥有时候深更半夜的把二嫂打得又哭又嚎,二嫂光着身子往外跑。隔壁住着二哥的二婶娘,二婶心眼儿好,见二嫂可怜,担心二嫂想不开寻短见,经常去劝二嫂,还帮二嫂做些针线活。每当二哥夜里打二嫂时,二婶就跑过来解围。二婶就狠狠地骂二哥,把二哥骂得低头不语。二婶再接着劝二嫂,然后把二嫂拉到她家里去住。过了两天,二哥气消了,二嫂也不哭了,二婶再把二嫂送过来,对二哥叮咛又叮咛嘱咐又嘱咐不许再打二嫂,二哥默默地点了头二婶才回家。二嫂很感激二婶,就跟二婶好。

作为一个好奇宝宝,我点进去看了。

出门一年,媳妇没了,男人心里不好受,饭吃不下,觉睡不着,活儿也干不下去。好好的一个大活人怎么就灯消火灭了呢?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男人不甘心,就到处打听,寻访妻子下落。跑了不少冤枉路,花了不少路费,一晃,十几年过去了,仍没有查访到妻子的一丝踪迹,男人才死了这份心。

三哥人长得精神,又老实又能干。除了干地里活儿还帮嫂嫂做家务,担水、扫院子、喂猪喂鸡,有时还帮二嫂洗菜、烧火做饭。二哥打二嫂时,三哥就护着二嫂,比长道短地跟二哥讲道理:“又不是牛马,怎么能天天打骂?没轻没重的,打坏了怎么办?”二哥开始还听三哥的话,后来就不听了。不但不听,还连二嫂带三哥一起骂一起打。不知怎么的,二嫂就硬了心肠,挨二哥打时既不躲开也不哭,宁可让二哥打死也不掉一滴眼泪!二嫂不哭,三哥却哭得泪水满面流淌……

一个老妈妈,挑着自己的破棉被和凉席,几件旧衣服,出现在农村一家三层楼自建小洋楼面前。

这年春季,老姐突然回来了!这时候她的小女儿小丫都已经15岁了,正在读初中。13年没见面了,老婆婆和男人几乎认不出老姐了,15岁的小丫当然更不知道她是谁。

一晃几年过去了,这年春季的一天夜里,三哥离家出走了。三哥一走就杳无音信,再也没有回来。

大门紧闭。老人无奈放下“行李”,坐在一边等主人回来。

老姐流着眼泪对老婆婆说:“实在对不起你老人家,叫你老受苦了,把吃奶的孩子拉扯成人不容易呀……”

三哥走后不久,二嫂就得了病。二哥到处求医买药,中药西药用了不少,打针、输液,终不见效。到县城医院诊脉、化验、拍片也没检查出到底是什么病,后来就卧床不起了。二哥整天陪在二嫂身边,望着脸色憔悴骨瘦如柴的二嫂,二哥呜呜咽咽地哭个不停。这天,二婶来看二嫂,形同枯槁的二嫂拉住二婶的手两行眼泪就流了下来,抽抽噎噎地说:“二婶,我活不了多久了……”

一对中年夫妇从侧旁走了过来。

老婆婆说:“你也真够狠心的,自己身上掉下的肉扔下不管就走了,这些年你到哪儿去了?也不给家里来封信……”

二婶就安慰二嫂说:“心放宽些吧,年轻轻的,哪能得了病就治不好呢……”

妇女见到老人,就开始嚷嚷。“今天是31号, 还有一天才轮到我呢。你怎么提前就来了。快回去快回去。”说着,就一脸嫌弃地用眼神驱赶老人家。

老姐说:“到黑龙江鹤岗去了,我是在那儿长大的,想回去看看。”

二嫂说:“我也不想活下去了,活着也没啥意思……”

中年男子弱弱地说:“早一天就早一天吧,让妈住下吧。”原来,这一家人是老人的儿子和媳妇。

“回去看看就这么多年不回来?”老婆婆有些嗔怪地说,“这回该在家里好好过日子了。”

二嫂的病情更一天比一天加严重了,这天,奄奄一息的二嫂把二哥叫到跟前,拉住二哥的手两眼泪水嘀嘀嗒嗒地往下落,双唇颤颤地说:“我不恨你,你也是个可怜人,我对不起你……”二嫂说完一阵急促的喘嘘就咽了气。二哥抱住二嫂哭得死死活活……

可是妇女不依不饶,不行,多一天也不行。男子便不再二话,要帮母亲挑行李送她回弟媳家。结果,老婆大人又发话了,你不用做事情的吗?才十分钟的路程,让她自己挑就行了。

老姐说:“不行,那边还有两个孩子呢……”

过了十几年后,三哥回来了。

老人把眼泪吞回肚子里,强撑着一张满是皱纹的脸,故作安详地对儿子说:没事,我自己能行。

老婆婆和男人一听都愣了!男人怔怔地望着老姐好半天才讷讷地说:“你,你在那边又嫁人了?”

二哥对三哥说:“这么多年你到哪儿去了?为什么一去就不回来?”

没一会儿,老人又出现在了儿子的家门口。跟着前来的还有二儿媳。也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嘴脸。我已经养了她30天了,轮到你们养了。说着头也不回地走了。

老姐点点头红着脸说:“我对不起你,可是,我必须对你说实话,我真的还得回去……”

三哥低着头,不说话。

要怪就怪那个月多出了一天。老人欲哭无泪。

老姐告诉老婆婆和男人说,那年男人去东北林区干采伐工后,有一天,她在屋里翻弄旧布包时,翻出一条褪了色的红头绳——那是一个男孩送给她的。老姐小时候常和那男孩在一起玩耍,男孩很喜欢老姐,老姐也很喜欢那男孩。有一天,男孩从他姐姐那里偷来一条红头绳,男孩把红头绳系在老姐的小辫子上,男孩说:“你真好看,长大嫁给我吧。”老姐心里美美的,就一边点头一边望着男孩笑。

二哥说:“那时候你就不应该走……”

文学资讯,透过老人苦涩的回忆,观众看见了老人在二媳妇家的日常。在吃饭的桌子上,老人夹菜的手在颤抖,一不小心,菜掉在了桌上。二媳妇十分不耐烦地说,夹点菜去下面吃,快点!

老姐15岁那年,全家决定回关里老家,临上火车时,老姐一眼就瞧见那男孩站在火车站栅栏外,眼泪汪汪地望着老姐。老姐的两眼泪水像雨点似地往下落,心里难过极了。火车开动了,老姐把头伸出车窗外,那男孩正追着火车跑,跑着跑着,男孩突然摔倒了!老姐惊得浑身一抖,险些跌出车窗外……那时老姐心里就暗暗地想:早晚她还要回鹤岗来……老姐在旧布包里发现了那条红头绳,老姐就下了决心:回鹤岗去!正好男人从林区寄钱回来,老姐就拿出一些做了路费。老姐回到鹤岗后找到了那男孩,男孩已经长成了一条壮壮实实的汉子,只是瘸了一条腿。老姐就留在鹤岗没有回来……

三哥说:“你天天打她,骂她,我受不了……”

二媳妇不愿意让老人坐在餐桌上,平等、自由地吃一顿饭,而是要求自己的婆婆坐在一旁的小凳子上,接受她的施舍。

老姐一边说一边哭,老婆婆也哭,男人也哭,只有女儿小丫没哭。老姐见小女儿没哭老姐就哭得更伤心了,她知道女儿没有把她当成亲娘,她也没有尽到母亲的责任,她欠了女儿一笔无法偿还的债!老姐抱住小丫抽抽噎噎地说:“孩子,原谅妈妈吧,妈妈不会忘掉你,可是……”

“我也是因为受不了才打她、骂她,在我眼皮子底下……”二哥说,“好赖我也是个男子汉……”

二儿子哪里去了呢?

小丫迟疑了好一阵,含着眼泪说:“不要哭了,我恨你,你走吧……”

“所以我才走了……”三哥说。

老人左右为难,在两个儿媳妇的家之间来回奔走,最后在一条崎岖的山路上累得走不动了。抹着眼泪,自言自语:以前能干活的时候,就有人养。现在老了,干不动活了,就没人要了。

老姐就带着无尽的悲伤又回了鹤岗。

“你走时为什么不把她带上?那时你本应该把她带走!”

二儿子回来了,原来是进城打工了。过去的一年都不曾回来过。

“她跟我商量过,她说让我把她带走……”三哥说,“我不能做对不起哥哥的事……”

这是唯一一个还长着良心的晚辈。他招呼大哥,一起找到了母亲。然后两家人坐下来,从长计议。

“可是,你对不起她!你走后,她整天忧愁,总是哭,二婶劝她也不听。你走后我没骂她一句,没打她一下,可她总是哭,后来就得了病……”

他痛心疾呼,我们自己也有孩子,难道你们希望以后我们老了,孩子也这样对待我们吗?

“为什么不给她治?”

他对自己的媳妇义正辞严:老人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养老人是我们的义务。如果愿意跟我过,你就善待婆婆。

“治了,什么药也不管用。”

02

三哥便低着头久久地沉默。

类似的片子看过许多,泪,依旧在某个瞬间流淌成河。

二哥说:“你回来了,应该给她烧些纸钱……”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亲眼见过一个老婆婆对我的邻居大娘哭诉,说她儿子媳妇不肯给她饭吃,各种刁难。

三哥点点头说:“还能做些什么呢?也就这么一桩心愿了。”

我小小的心灵,不知所措。

第二天,二哥和三哥老哥俩来到二嫂的坟前,给二嫂烧了许多纸钱,兄弟俩都觉得对二嫂有愧,都哭得很悲痛。哥儿俩正哭得泪水涟涟,突然间刮来一阵风,把纸灰旋上了天空,纷纷扬扬,如满天雪花乱飞。三哥心里知道,二嫂还在恨他,不愿收他的纸钱……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心肠这么僵硬的人,就连从小把自己养大的父母,都不肯回报以吃饱穿暖?

不,那个被养大的大儿子,他自身是愿意的。不愿意的,是他的老婆。或许恶媳妇还理直气壮,你什么时候养过我了?

然而,当儿子的人,只是弱弱地说了一句,让妈住下吧,多一天就多一天,然后在妻子一个眼神的淫威下,就选择了牺牲自己孱弱的老母亲。

很想问问这个男人,这,真的是你的家吗?

他的做法,多么像女主人家的一条狗,只会对着主人摇尾巴,然后主人说什么不合情理的话,也没有自己的判断和表达。

二儿子的归来,终于换来老妈妈的饱暖。他掷地有声的一番话,明确表达了他作为一家之主的立场,也体现出了一个儿子该有的责任和道义。

03

都说婆媳矛盾,是一个千古难题,而夹在当中的儿子和丈夫,是化解争端的重要角色。一边是养自己长大的妈妈,一边是陪自己奋斗的老婆,当这两个原本毫无关系的女人产生矛盾,既是儿子又是丈夫的这个男人,应该有怎样的担当?

老婆刚进门时,揣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当婆婆的应该给与热情的欢迎和接纳。

老婆生孩子了,孩子小,又要兼顾个人事业发展。在媳妇最艰难的时候,此时,尚未老去的婆婆应该助其一臂之力。在必要的时候,帮忙照顾孙辈,为媳妇提供便利。

小一辈渐渐长大,老人也真的老了。甚至连自己吃饭洗澡,都需要人帮忙,变成了一个小孩那般无助无依。此时,为人媳者,是回报的时候了。

要念在婆婆曾经对自己的好,好好报答老人当年的恩。即便没有太深的感情,也要因为夫妻义务和责任,善待丈夫的妈妈,也要秉持对下一代言传身教的理念,好好对待老人。

毕竟,每个人,都有垂垂老矣的一天。毕竟,每一个媳妇,终究也会熬成一个婆婆。

十年看婆,十年看媳。

婆婆和媳妇都应该自觉地互相体谅,互相帮扶,一个大家庭才能和睦如春。万一,婆媳一方或者双方有违本份,那个作为儿子和丈夫的男人,就应该站出来维持公理,主持公道!

假设有三亿人看到这个视频,每个人都情不自禁流泪了。每个人的泪水里,都有着年轻人对自己的反省,和对老人家的同情。

那么,三亿人的眼泪,能否给老妈妈一丝安慰?

答案是不能。

能给老妈妈安慰的,是她的儿子们表现出当家做主的人该有的样子,是她的媳妇们幡然悔悟。

祝愿这位老妈妈,从此衣食无忧,有尊严地安享晚年。祝愿天下所有年事已高的老人家,都能在晚辈的照顾中,吉祥安康。

本文由www.w88985.com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短篇小说,三亿人的眼泪

关键词: www.w88985.c

上一篇:灵异鬼轶事之五子连珠,短篇小说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