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古典管法学之国语,绝地天通的故事逸事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19-09-28

昭王问于观射父,曰:“《周书》所谓重、黎实使天地不通者,何也?若无然,民将能登天乎?”

对曰:「非此之谓也。古者民神不杂。民之精爽不携贰者,而又能齐肃衷正,其智能上下比义,其圣能光远宣朗,其明能光照之,其聪能月彻之,如是则明神降之,在男曰觋,在女曰巫。是使制神之处位次主,而为之牲器时服,而后使先圣之后之有光烈,而能知山川之号、高祖之主、宗庙之事、昭穆之世、齐敬之勤、礼节之宜、威仪之则、容貌之崇、忠信之质、禋洁之服,而敬恭明神者,以为之祝。使名姓之后,能知四时之生、牺牲之物、玉帛之类、采服之仪、彝器之量、次主之度、屏摄之位、坛场之所、上下之神、氏姓之出,而心率旧典者为之宗。于是乎有天地神民类物之官,是谓五官,各司其序,不相乱也。民是以能有忠信,神是以能有明德,民神异业,敬而不渎,故神降之嘉生,民以物享,祸灾不至,求用不匮。

后来,三苗重复九黎的祸乱,尧帝重新培育重、黎后裔中不忘先人旧业的子孙,让他们重新掌天地之官,一直延续到夏朝、商朝。相传夏朝时,羲氏、和氏便是颛顼时代执行"绝地天通"命令的重、黎的后代。"重"后代中的一支成为羲氏,"黎"后代中的一支成为和氏。他们世代掌天地之官,负责祭祀天地之神、观测天地变化的工作。夏仲康元岁,有日食之象,而羲、和未能准确预报,仲康以其失职,派胤统军前往征讨羲、和部落。据《东源程氏宗谱》记载,程氏即从黎的后裔发展而来。

“及少皞之衰也,九黎乱德,民神杂糅,不可方物。夫人作享,家为巫史,无有要质。民匮于祀,而不知其福。烝享无度,民神同位。民渎齐盟,无有严威。神狎民则,不蠲其为。嘉生不降,无物以享。祸灾荐臻,莫尽其气。颛顼受之,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属神,命火正黎司地以属民,使复旧常,无相侵渎,是谓绝地天通。

文学资讯,及少皞之衰也,九黎乱德,民神杂糅,不可方物。夫人作享,家为巫史,无有要质。民匮于祀,而不知其福。烝享无度,民神同位。民渎齐盟,无有严威。神狎民则,不蠲其为。嘉生不降,无物以享。祸灾荐臻,莫尽其气。颛顼受之,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属神,命火正黎司地以属民,使复旧常,无相侵渎,是谓绝地天通。……」

重黎者,卷章(一名老童)之子,伯益(称)之孙,颛顼帝之曾孙。瑞顼,帝号高阳,昌意之子,黄帝之孙,名列五帝,功垂千秋。

“其后,三苗复九黎之德,尧复育重、黎之后,不忘旧者,使复典之。以至于夏、商,故重、黎氏世叙天地,而别其分主者也。其在周,程伯休父其后也,当宣王时,失其官守,而为司马氏。宠神其祖,以取威于民,曰:‘重实上天,黎实下地。’遭世之乱,而莫之能御也。不然,夫天地成而不变,何比之有?”

昭王问于观射父,曰:「《周书》所谓重、黎寔使天地不通者,何也?若无然,民将能登天乎?」

“重、黎参与的这场宗教改革是谓“绝地天通”,使得与上天的沟通渠道,被从私家剥离,集中垄断于职业性的“巫”“史”“祝”“宗”之手,“人人皆巫史”的无定型之混沌,遂生成为秩序。可被人们记忆与叙述的历史,由是开始。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书吕刑》:乃命重黎,绝地天通,罔有降格。孔传: 重即羲,黎即和。尧命羲和世掌天地四时之官,使人神不扰,各得其序,是谓绝地天通。言天神无有降地,地只不至於天,明不相干。

巫、史、祝、宗负责共同体的祭祀、求祷、仪礼、记录,每一件事情都有着沟通天人之效,正位鬼神之功。中华文明之初期,巫史不分,巫亦史,史亦巫。”

对曰:“非此之谓也。古者民神不杂。民之精爽不携贰者,而又能齐肃衷正,其智能上下比义,其圣能光远宣朗,其明能光照之,其聪能听彻之,如是则明神降之,在男曰觋,在女曰巫。是使制神之处位次主,而为之牲器时服,而后使先圣之后之有光烈,而能知山川之号、高祖之主、宗庙之事、昭穆之世、齐敬之勤、礼节之宜、威仪之则、容貌之崇、忠信之质、禋洁之服,而敬恭明神者,以为之祝。使名姓之后,能知四时之生、牺牲之物、玉帛之类、采服之仪、彝器之量、次主之度、屏摄之位、坛场之所、上下之神、氏姓之出,而心率旧典者为之宗。于是乎有天地神民类物之官,是谓五官,各司其序,不相乱也。民是以能有忠信,神是以能有明德,民神异业,敬而不渎,故神降之嘉生,民以物享,祸灾不至,求用不匮。

  • 颛顼帝绝地天通的传说故事

                                                                                          —— 《国语·楚语下<观射父论绝地天通>》

释义:意谓使天地各得其所,人于其间建立固定的纲纪秩序。

黄帝,华夏初祖。少典之子,有熊之君。本姓公孙,后改姬姓,号轩辕氏。一统华夏,征服九夷,始创中华。史载帝有土德之瑞,故号黄帝。

上古时期,作为五帝之一的黄帝共有二十五个儿子,其中建立自已姓氏的有十四人。嫘祖生有两个儿子:一个叫玄嚣,也就是青阳,青阳被封为部族首领,居住在江水;另一个叫昌意,也被封为部族首领,居住在若水。昌意娶了蜀山氏的女儿,传说一日她看见瑶光之星穿过月亮,像一道美丽的彩虹,心有所感,后来就有了身孕,生下了儿子高阳。高阳有圣人的品德。黄帝升天后,就由高阳即帝位,这就是颛顼帝。更多绝地天通故事查看>>

“重黎程氏所自出Ο按重为南正司天,黎为火正司地。程出黎后,合称者从尚书也。”

帝之正妃曰螺祖,螺祖生二子。长子玄嚣,帝号少昊,次子昌意。帝崩传子玄嚣,玄嚣传侄颛顼,颛顼传侄帝喾。帝喾传子挚,挚不善,让于弟尧。尧禅于舜,舜禅于禹。禹者鲧之子,颛顼之孙也,治水有功,遂得天下,子启开夏之家天下也。

其后,三苗复九黎之德,尧复育重黎之后不忘旧者,使复典之。以至于夏、商,故重、黎氏世叙天地,而别其分主者也。”

寻根问祖,客从何来——黄帝子孙,重黎后裔

公元前3000年左右,黄帝战胜蚩尤,归顺的九黎族仍信奉巫教、杂拜鬼神,破坏了华夏部族原有的宗教秩序。“民神杂糅、家为巫史”,人人皆可假借天意以达到私人目的。祭祀混乱、神灵不满,福瑞不至、灾祸频发。及至黄帝的孙子颛顼帝即位,为了使百姓从杂乱的祭祀活动中解脱出来,安心生产,遂决定进行宗教改革。于是他委派自己的曾孙“重”为南正之官,负责祭天以和洽神灵;重的弟弟“黎”为火正之官,负责民政以抚慰万民。“使复旧常,无相侵渎”,祭祀恢复正常,人神互不相犯。“绝地天通”,确立独尊之神,新的社会秩序得以形成。同时为指导人民依据天时进行农业生产活动,颛顼帝又命重、黎二人编制历法,后人称“颛顼历”,将一年定为365天,并制定各种礼仪教化人民。

夏朝尚神,殷商尚鬼。祭祀作为夏商二个王朝重要的统治工具,以“巫”“史”“祝”“宗”为代表的祭司阶层自然成为统治阶层重要成员。在夏商二代1000多年的时间里,重、黎的后裔世代在王朝中担任司天司地之官,祭祀天地、观测天象、修正历法、记录历史,父子相传,成为每个王朝必不可少的助手。凭此得以保有贵族身份,不至于沦为平民乃至奴隶任人驱使;又因主要从事存在技术垄断的祭祀工作避免了过度卷入政治斗争、王朝更迭的漩涡之中以至部族遭受毁灭性的打击,保存了强大的有生力量,为家族在周初崛起默默传递着希望的火种。

上古时,民神不杂。民众中的优秀人才被选为巫、史、祝、宗,负责部落中的祭祀事宜。设天、地、神、明、类物五官,各司其职,不相混乱。于是民有忠信、神有明德,神降祥瑞嘉奖众生,民用祭物献享天神。人神和睦,祸灾不至,财用不匮,天下祥和。

“及少昊之衰也,九黎乱德,民神杂糅,不可方物。夫人作享,家为巫史,无有要质。民匮于祀,而不知其福。蒸享无度,民神同位。民渎齐盟,无有严威。神狎民则,不蠲其为。嘉生不降,无物以享。祸灾荐臻,莫尽其气。颛顼受之,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属神,命火正黎司地以属民,使复旧常,无相侵渎,是谓绝地天通。

“昔在颛顼,命南正重以司天,北正黎以司地。唐虞之际,绍重黎之后,使复典之。至于夏商,故重黎氏世序天地。”

                                                                                                                         —— 《东源程氏宗谱》

                                                                                                                             ——《史记· 太史公自序》

本文由www.w88985.com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管法学之国语,绝地天通的故事逸事

关键词: www.w88985.c

上一篇:卫宗二顺,古典文学之国语
下一篇:没有了